冰雅BINGMUS

欢迎大家关注微博纱织超话,雅典娜超话

沙雅CP(沙加X纱织)同人欣赏,作者葱花。

更多作品见微博纱织超话

古印度拉合尔地区的佛像和雅典娜像。

佛陀与护法女神。

授权转载,来源:暗幕下的格尔尼卡。更多资料见微博雅典娜超话

拜占庭女皇雅典娜,

纱织在拜占庭时期的前世,既是女皇也是圣域女神。


授权代发,果冻的暖暖COS,更多作品见微博纱织超话

更多作品见微博纱织超话。


官方动画组新图,太阳神福玻斯和智慧女神雅典娜

推文,《女神的品格》,作者:简非离。

希腊神话雅典娜女主文

更多推荐见微博雅典娜超话

【授转】“襟上一朵花”有感

更多作品见微博纱织超话。

授权转载。作者日光投射竹影疏疏


去看文章的时候,有篇布雅文叫《襟上一朵花》,写的很好,我很喜欢里面的纱织,或许柔弱,但足够坚强,用情深,但不盲目。空谷幽兰般安静盛开的女子,最应当被仔细凝视,温柔对待。
下面是纱织说的一段话,“所有的人都有事情瞒着我……先是甘阿姨,不肯明确的告诉我,原来卡妙表哥非常怨怼这种安排好的利益关系……然后是卡妙表哥,不肯明确告诉我,他受到逼迫,早已厌倦和冰封的心境……然后是爸爸,不肯告诉我,关于我的真实身世……修罗大叔,也瞒着我……穆先生,不肯明确告诉我他独自背负牺牲和伤痛的处境……阿布,我以为只有爱人之间是无所隐瞒的。不管是……什么事……都可以相互吐露真情……彼此心意相通,可以同甘共苦……”她不停的流着泪,“因为,他是我时刻佩戴在襟前的一朵花……难道他,竟然没有听到我的心声吗?” 
我襟上有朵花,聆听我隐秘的心语。

【授转】蔓越橘

更多作品见微博纱织超话


金牛宫角落里有一棵蔓越桔. 高大挺拔的树不下三米高, 近两米宽, 松绿的阔叶从地面铺到枝梢, 让整棵树看上去像一座巨大的青色石柱, 和一般高大健壮的金牛宫主人相映成趣. 春天里树上开出一簇簇洁白的花. 一圈圈单瓣的小花围着里面只有豆子般大小的骨朵, 虽然生机勃勃热情洋溢, 却实在算不上漂亮. 

阿鲁迪巴并不在意它的其貌不扬. 他一样认真地按照圣域园丁们教的那样照顾着那棵树. 蔓越桔喜湿, 所以他每天都会记着浇两三遍水; 蔓越桔不适应希腊略显僵硬的土质, 所以阿鲁迪巴每个周末都会找些时间翻松树周围的土. 闲时他会修修枯死的根枝, 花落了以后更是要大修一番枝叶. 阿鲁迪巴的认真很显而易见: 他成为金牛宫主人的第一个夏末蔓越桔树上就挂满了果子. 一束束橄榄大小形状的红色浆果铺满枝头, 鲜艳圆润, 让一向单调的树平添几分色彩. 仍然还是一个孩子的阿鲁迪巴几分兴奋地尝了一颗. 果子饱满多汁, 极重的酸味里带了一点点甜. 不错啊, 阿鲁迪巴想, 很独特的味道呢. 

几天后十二宫的黄金战士们聚在沙加的花园里喝茶. 阿鲁迪巴摘了一些蔓越桔, 拿一个木碗盛了端去给他的伙伴们尝尝鲜. 

米罗掂一个在手里, 故作认真地说, “卡妙以前天天一杯蔓越桔茶. 现在那个家伙跑西伯利亚去了, 想来那鬼地方也没蔓越桔, 所以, 这一个是我代他吃的.” 说完一笑, 将果子抛进嘴里。

不过两秒钟他的笑就扭曲了. 他似乎想要将嘴里的东西吐出来, 但终究忍住强将果子吞了下去。


“天啊! 好酸好酸! 阿鲁迪巴你谋财害命!” 米罗挤眉弄眼砸嘴巴地叫了起来. “卡妙啊, 你害死我了! 还不是都为了你!” 

艾欧利亚砸了米罗一拳, “你得了吧你, 有那么夸张么?” 又道, “不过这果子倒真得很酸.” 他也只吃了小半碗. 

沙加没说什么, 却没有再吃第二颗. 阿鲁迪巴知道沙加虽然淡泊, 却相当挑剔, 所以也并不觉得意外. 

阿布罗狄一颗也没有吃, 只是笑着说, “阿鲁迪巴哟, 蔓越桔可不是这样吃的.” 

阿鲁迪巴有些抱歉地向大家笑笑. 那次以后, 他仍然很认真地为蔓越桔树浇水, 松土, 修枝. 每年他仍然会采那满树的桔子, 一个夏天能装满两三个酿酒的大木桶. 他自然是吃不完那么多的果子, 一开始时很为怎么处理而伤脑筋. 

后来通过金牛宫的杂兵他认识了一个叫克里的小女孩. 克里没有父母亲, 和一个年迈的奶奶相依为命, 靠着养的一群山羊维生. 她跑来见金牛宫的主人, 送上一束野花后红着脸问可不可以要一点蔓越桔来喂她的羊儿. 阿鲁迪巴一口答应了, 还亲自帮她将两桶桔子送到她山下镇上家里. 每年夏天给克里送蔓越桔从此成了阿鲁迪巴一尘不变的功课. 

十二宫的其他人知道了, 都不禁有些好笑. 米罗每次看见他, 都会笑着说, “喂, 种羊饲料的大花匠来了!” 阿鲁迪巴只是憨憨地笑笑, 不说什么. 他觉得这样很好. 这些小小的红色桔子能为克里献上一份绵薄之力, 那也算有价值了吧. 

转眼间多少似水流年逝过. 克里的奶奶过世了, 小女孩长成了大姑娘, 去雅典读大学了. 阿鲁迪巴也被愈来愈激烈的战争迫着放弃了他的蔓越桔. 当阿鲁迪巴从叹息之墙边的黑暗回到明媚阳光下的金牛宫, 他惊讶地发现虽然一年多没人打理, 他的蔓越桔树仍是旧时一般生机勃勃. 仿佛欢迎主人的归来, 那年夏天的蔓越桔树几乎全部是红色的, 空留着阿鲁迪巴对着四五个满满的木桶发愁. 

只到有一天, 纱织敲开了他的门. 紫发少女穿着衬衫短裤, 飘逸的长发紧紧地盘在头顶, 外面还包了一条花格子手绢. 她手里抱了一个比她人还宽的箩筐. 阿鲁迪巴看她这幅模样, 少不了目瞪口呆. 女孩自己倒没察觉, 只是问道, “阿鲁迪巴哥哥, 你收过蔓越桔了?” 

“啊, 对啊.” 阿鲁迪巴忙点头, 指着墙角的木桶, “才收的.” 

“哇, 好多!” 女孩跳着跑了过去, 兴奋地抓起一把果子, “看来今年是个大丰收年呢. 真棒!” 

“我正愁没办法弄呢.” 阿鲁迪巴有些不好意思地抓抓头, “十二宫里只有我一个人喜欢吃这东西. 以前我都把多的送给镇上的克里给她喂羊用. 如今真不知道如何是好.”

“大家都不喜欢吃?” 女孩歪着脑袋想. “嫌酸是不是? 可以做成果酱糖浆或者脆饼什么的, 多加点糖。你说他们会喜欢吗?” 

  阿鲁迪巴不禁微笑。果然还是个小女孩子, 一样好甜食. “不过十二宫里只有卡妙和阿布喜欢点心, 其他人都不是很爱甜食的。” 他好心的告诉面前的少女. 

  “这样啊.” 女孩格格笑了起来. “难怪上次撒加看到我堆在冰箱里的几桶冰激淋脸都绿了, 还警告我不许多吃.” 又想了半晌, 拍手道, “那咱们酿酒吧? 野味干红!” 

  阿鲁迪巴有些犹豫, “会不会很麻烦? 我不想浪费女神太多时间.” 

  少女笑着摇手, “怎么会呢? 还有, 不用叫我女神啊. 你可以就叫我的名字,叫纱织!” 

  第二天两个人便开始忙活. 小心翼翼地将果子铺开来, 只选哪些完美无缺的. 阿鲁迪巴将蔓越桔用大刀略略砍碎. 纱织在一旁往酿酒的大桶里铺一 层碎蔓越桔, 洒一些碎葡萄干, 再在果子上有盖一层粗糖. 这样反复堆砌直到将桶添满. 大阳快落进海里的时候, 两人总算弄完了, 填满了三个大木桶.又将烧得滚烫的开水浇上去, 用根长木棍搅匀了. 待到水凉了, 再加进酵母和催化剂. 最后拿块干净的纱步盖着, 便算完成了. 

  后面两个星期, 阿鲁迪巴每天都会检查一下桶里的东西, 还不忘每天再搅拌一番. 纱织也天天上下千级台阶来往. 金牛宫里开始飘着一种酸甜醉人的味道. 十四天后, 两人准时将桶里的酒糟滤掉.把桶封死, 埋到地下继续发酵. 等到一个月后两人将酒桶挖出来的时候, 酒香已经浓得化不开 了. 米罗迪斯艾欧利亚一帮爱酒之徒, 开始朝金牛宫探头探脑. 

  米罗蹭在忙活的纱织身边, 嘻皮笑脸地说, “丫头本事不小啊, 连酿酒都会. 不如让我尝一杯, 也好给你一点意见.” 

  “不行.” 紫发少女正在给酒桶换气锁, 只瞟了米罗一眼, “你这样一点耐心都没有, 哪喝得到好酒.” 

  正好阿鲁迪巴走过来. 米罗忙求道, “喂, 阿鲁迪巴, 你看丫头那么小气, 一杯都舍不得. 不如你帮我倒一杯吧?” 

  阿鲁迪巴呵呵笑着, 也不答话, 提起酒桶向地窖去了. 

紫发少女朝米罗做了个鬼脸, 得意地笑着,“好哥哥, 你乖乖地等着吧!” 

  待到蔓越桔树上又挂满了鲜红的桔子的时候, 十二宫的一众人聚在了金牛宫里. 每人面前都是一杯满满的蔓越桔干红, 摇晃着红宝石一般的耀眼色彩. 空气里满是醉人的甜香. 米罗满足地灌了一大口, 长叹道, “真是值得我等了整整一年.”艾欧利亚的杯子已经快空了, 迪斯已经开始催着阿鲁迪巴要 第二杯. 就连一向挑剔的沙加和不甚喝酒的穆都似乎很是喜欢. 

  阿鲁迪巴又倒了一圈酒, 才举起自己的杯子抿了一口. “真得很好喝啊.” 他由衷地赞道. “纱织小姐的手艺真好.” 

  “不是我的手艺好, 而是你的蔓越桔好.” 纱织很认真地说. 

  阿鲁迪巴呵呵笑着说, “可是以前大家不很喜欢的.” 

  “啊, 因为大家没有认真去了解它们.” 纱织答道, “有很多东西的好处是需要时间和耐心才能领略到的.” 

  说完, 她嫣然一笑, 向阿鲁迪巴举起了酒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