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雅BINGMUS

欢迎大家关注微博纱织超话,雅典娜超话

作者推特 ID和链接:あいうえおとん@kanamamatan 。

转载千万要标注出处画师的ID和链接。画师原创的图不要二改。


P1:合照

P2:玛尤拉

P3:小艾和翔子

P4:水镜

P5:两代蛇夫

P6:希绪弗斯和萨莎

P7:苏兰特

P8:蛇夫奥德修斯

P9:斗马

P10:画师推特


【纱织中心】最后的晚餐(23) BY:茶怡

“为什么你不过来?”纱织问。

“这取决于你,愿不愿意过来。”撒加说。

“有区别吗?”

“这取决于你,而不是我,我已经说过了。”他有些不耐烦。

他突然问:“谁在这里?”

然后阿布罗狄和迪斯马斯克走了出来:“教皇,突然打扰您,真是抱歉,只是有件急事。”

 

阿布罗狄好像才看到纱织在一旁:“啊,女神,您也在。”

迪斯马斯克在撒加耳边低语了一阵子,撒加似乎不太高兴,两个人急匆匆地走了。

借着月色,纱织得以细细打量阿布罗狄。他比以前还要美丽许多,她本以为少年时的他就是美的极限了。

 

“唉呀,女神。”阿布罗狄还是老样子,有气质的美男子,即便是埋怨也是如此不失风度,“我说您什么好,您以为您还是个孩子吗,这么晚到处跑,就不怕出个意外什么的。”

“因为不是孩子了,所以到处跑也没什么关系吧。”纱织反驳。

阿布罗狄撇嘴,“您穿这么件裙子也不怕受了凉,以后多穿点吧,就算是。我是说,你以后出来,也得多加两件外套,这风这么大。”

“你是比以前更美丽了,话也比以前多了一点。记得你这时候是绝对不会让自己醒着的,早睡早起是你的好习惯。”纱织高兴阿布罗狄还和以前一样。

“别提了,年纪大了,可没什么好事,有时候都忙死了。别看我现在这样,白天你就能看到黑眼圈了。”他不满地说。

“好啦好啦,阿布罗狄,我们都各回各家,好好睡觉。”

 

回到女神殿,奈姬坐在纱织的卧室里,嘴角带着一抹轻佻的笑意,她的黑发散开,披在身上,显得妩媚动人。

纱织看看奈姬,不说话。

“走过来啊。”奈姬语音轻柔。

“不过来,一个两个都叫我走过去。”纱织微微皱眉。

“我与他不同。”奈姬轻咬嘴唇,起身,“我是真正爱着你的。”

 

纱织低头,复又抬头看她,“但是我不懂。为什么要走过去。”

奈姬伸手,轻轻拉起纱织的手,她的另一只手上幻化出一只空空的金色鸟笼:“为了让你,心甘情愿地走进去啊。”

纱织轻轻抬手,抹去奈姬手中的幻影。

她说:“我还是不懂。”

“我们只是想保护你而已。”奈姬轻声说,“只有这一点,我赞同教皇。”

 

纱织挣脱奈姬的手:“那么,我证明给你们看,我会努力做好,而不只是个无用的象征。说到底,只是我不在的期间,失去了大家的信任吧?”

奈姬神色也不见恼,只伸手撩了下耳边的发丝,慢悠悠地说:“你知道便好,的确,你离去多年,他们没有体会到你所尽的女神的责任。”

语毕,她轻轻在纱织面上吻了一下:“晚安。”

纱织拉住奈姬的手:“奈姬,你告诉我,该怎么做吧。”

奈姬看着她一笑,轻轻挣脱她的手:“我不告诉你。”

奈姬住在女神殿的另一边,空置多年的卧室。

也不知道她睡着时是什么样子,她是会变成胜利女神权杖的样子,还是就这样像个少女一样入睡?纱织盖好被子,扭头凝望着入睡的奈姬。

 

梦里是一片石南花。

女子抓住纱织的手,那女子有着湖蓝头发,蓝色眼睛,穿着白色长裙,像朵洁净的勿忘花。

她说:“雅典娜,我只告诉你。”

纱织严肃地点头,看着她激动的蓝眼睛。

“他真是很英俊,不过看着有些吓人呢。我当时拿着一朵水仙花,只是呆呆地看着他,他正从金色的马车上下来,简直比任何一个神都要高贵。”她激动地握紧纱织的手。

纱织端然不动,淡淡地微笑说道:“比阿贝尔还要高贵?”

“那个人真是我见过的最高贵的人了。”女子坚持道“听我说,雅典娜,他从那车上下来,径直走到我面前,我就一直那么傻地看着他。你猜他说什么了,雅典娜,你一定想不出。”

纱织接她的话,说道:“嫁给我?做我的女人?”

女子推了推纱织,但女战神体内神力庞大,女子的手根本推不动纱织。蓝发女子别过脸去,一脸害羞:“雅典娜,你果然是智慧之神,他说‘跟我走’……”

她又捂脸,说不下去了。

纱织摸了摸她柔软的头发:“好嘛,他喜欢你,你又觉得他很漂亮,这不是正好?”

 

石南花像血一样红,纱织抬眼看去,它们把地面映得很红很红,就像流了一地的血。

就像是有人驾着战车从天空匆匆走过时为天空染上的红色,那才是最高贵的光辉呢。

纱织早晨醒了后,精神一直萎靡着。那梦里的蓝发女子该是她的朋友,她的玩伴,她却记不起那女子的名字了。

 

洗漱过后,纱织顶着两个黑眼圈走出卧室。这黑眼圈大概是被艾俄洛斯给传染了,天,她可不想越长越沧桑。

奈姬已经用发网将她一头黑发挽得整整齐齐,她手里拿着一个水杯,正坐在女神殿的正厅里慢悠悠喝水,见到纱织走出来,她微笑:“早。”

纱织晃晃脑袋:“早。”

 

经过教皇厅,撒加手里拿着一杯咖啡,面前摊着一份晨报。

纱织站住了,一双大眼睛就那么望着他。

他抬眼看了看她,复而低头。

纱织只觉心中闷闷地痛。

 

奈姬跟着走进来,正看见撒加认真看报,而纱织正一脸难看的表情。她轻轻笑了:“教皇,早。”

撒加抬头,态度恭敬:“奈姬大人早。是要开始工作了吗?”

奈姬点点头,伸手轻轻挽一挽根本没落下半分发丝的头发。

 

纱织一路跟着奈姬,她没有表示反对。

经过双鱼宫,玫瑰们开得很艳丽,看来阿布罗狄把它们照顾得很好。纱织抬起手,看看手腕上带着的玫瑰手链,过了七年,还是和当初一样。

“你还要戴这种东西?”奈姬语音温和地问纱织,神色中带着一丝得意,“我可是什么都不需要就能通过这里了。阿布罗狄第一次看到我时,就对我佩服得五体投地呢。”

纱织撇嘴:“你本来不就是武器么,会害怕这个嘛。”

“我也是女神啊。”奈姬微笑。

纱织转过头,不去看她。

 

阿布罗狄有低血糖,现在应该在睡觉吧。纱织轻轻地走过双鱼宫,没想到他已经起来了。

“奈姬大人。”阿布罗狄见到走在前面的奈姬,立刻下跪。


————————————————————————————

大家可以猜猜蓝发女子是谁

【纱织中心】最后的晚餐(6) BY:茶怡

离开了沙加,再往下就是巨蟹座迪斯马斯克的宫殿。从之前的情况看,似乎纱织这一身的伤是由于迪斯照顾不力造成的,上次纱织也没见过迪斯,不知道他会是什么样子。

据说史昂上次发了很大的火,因为雅典娜掉下去后,不仅摔得缺胳膊缺腿,又神智不清惊吓过度,罪过真是大了。但是迪斯马斯克自己就是个孩子嘛,让个大孩子照顾小孩子,出点问题大家也是可以理解的。所以史昂原谅了他,纱织也不会计较的。

但是呢,不知道迪斯马斯克是不是还在自责什么的。纱织从醒过来后知道,他们作为女神的圣斗士,从小就被史昂教皇灌输了“雅典娜大人的爱就是一切”之类的喋喋不休的思想,女神擦破快皮,他们比自己断了手指还要难过。

 

纱织看到了巨蟹宫前站着的青年。他一身黑色戎装,与身后的白色宫殿对比鲜明。海蓝色的长发被风微微拂起,身姿修长挺拔,五官立体。他有着清澈的眼神,俊逸的面容,还有包容一切的慈悲气质。

纱织知道圣域的人们称他为“神之化身”,双子座的撒加。

纱织觉得,现在的撒加非常像一个神,一个人们想象中的美德慈爱的神。无可挑剔的撒加,她几乎找不出他的任何缺点。

加隆的身影与他重叠,他如影子般地追随撒加,他不像撒加,一点都不像。但是比起撒加,纱织更喜欢看到加隆毫不在乎的笑,以及偶有的阴霾眼神。

加隆,仅仅是那样笑着,就会让人觉得莫名心酸心疼。

而撒加,简直如同最光明的太阳神,光辉耀眼,温暖照人。

 

撒加已看到纱织,他嘴角扬起,露出个和暖的笑。

纱织吭哧吭哧地抱着胜利女神权杖走到他面前。

“出去走走?”撒加低头问纱织。

“嗯。”纱织点头,其实她是想找加隆。她想找加隆坦白,加隆讨厌圣域的女神,但女神其实也就是跟他一起玩过的女孩纱织,然后请求他的原谅。

纱织并不想欺骗加隆。但是纱织总不能照实对撒加说,他一定不会让她告诉加隆,她就是女神这件事。

 

“迪斯不在宫里,正好可以过去。雅典娜,你从小就很怕迪斯,但是他却特别喜欢照顾你。虽说他照顾你时总会出现些问题。”说到这里,撒加眯起如同蓝水晶般的眼睛笑了笑,“上次的事他也不是存心的,我想下次你见到他时,他一定会向你道歉的。迪斯真的很喜欢女神你。”

撒加真是善良温和的人呐。

纱织告别了撒加,经过巨蟹宫。史昂说过巨蟹宫里会有一些吓人的东西,但是为什么现在纱织什么都没看到呢?

反倒是门边放着一盒软糖,还生怕人看不见似的,用浅黄的纸做了标记,上面写着干净利落的字体“To Athena”。

“原来是给我的。”纱织轻声嘀咕,拿起软糖盒。

 

那页印着矢车菊的浅黄信纸的下角用很小的字体写着“Death Mask”。

纱织抱起糖果盒,发自内心地笑了:“真的很想见见迪斯马斯克啊。”

他大概是有点躲着她的,可能是为之前的事内疚,但是纱织是不会怪他的。

纱织走出巨蟹宫后,感觉有点奇怪,便向后望去。

果然见到在巨蟹宫前大大的白色石柱后躲躲藏藏的少年身影。

紫发女孩扬起小手,朝巨蟹座的少年挥了挥,微笑。

迪斯马斯克从石柱后出来,也慢慢地朝纱织挥了挥手。

 

再往前面就是撒加与加隆的双子宫了,纱织握紧了手,走进去。

要见到加隆,纱织本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没想到加隆也不在那里。

他会去哪里呢,纱织想着。既然他不在,她都想回女神殿了。

但是纱织又想到要给沙加带糖,于是她准备还是离开十二宫去转一圈。要知道自从纱织醒来过后的一个多月,还没出过十二宫呢。

金牛座的阿鲁迪巴也不在,纱织不得不感叹,圣斗士的工作实在是辛苦。整天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上次那十个人能整齐地聚在教皇厅的情形还真是难得那。

 

走出白羊宫时,纱织看到穆倚在宫殿门前的白柱上,他仰头看着远方的天空,紫罗兰色的长发低低束着,白衫黑裤。虽说是圣域的人们都要敬仰的黄金圣斗士,这样看来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十三岁少年啊。

纱织顺着穆的目光看去,远远的天边,太阳是一团金色,蓝色天空高远,群鸟结队而飞,自在逍遥。

穆轻轻叹息一声,正撞上纱织的眼睛

“雅典娜。”穆下意识地要下跪。

纱织忙制止他:“虽然史昂教皇让你们下跪,不过也用记得这么牢啦。我想我们应该是平等的,穆。不用拘于礼数,真的,你看看他们其他人也不用向我下跪的。”

 

穆温和地笑了:“我还是有些不太习惯。”

“史昂教皇是教导穆的老师吧,但是到了这里,他就是我们所有人的教皇了。教皇对我说过,教皇应当把爱分给所有人,所以不能只关心一个人。那么穆,你会感到孤单吗?”

穆是才到这里的,而纱织则失忆了,圣域对纱织来说尚是陌生。

纱织觉得她和穆的处境是有些相似的。

史昂是他的恩师,但教皇有太多的事要做了,不可能还像以前一样和他朝夕相对。纱织揣度着,穆应该会有些寂寞的。

 

“成为圣斗士,是应当以所有人的幸福为重吧。”穆轻轻说,“我不会想太多自己的事。”

“作为圣斗士之前,首先你是一个人呀。”纱织语调温和地说,“你应当多为自己想想,你应当有自己的朋友,自己的生活,然后才是雅典娜的圣斗士啊。如果让圣斗士牺牲自己的情感成为战争机器,身为这样的女神,我怎么有资格守护大地呢?而我也是,虽然你们称我为雅典娜,我拥有的是人类的身体,所以我更想做个有血有肉的人呢。要知道在身为女神之前我也是个人类啊。穆啊,如果想和史昂教皇见面,为什么不主动地问他什么时候有空呢?”

虽然这些话和六岁孩子的身份不太相符,纱织还是把一直以来想对他说的话说出来了。穆也只是个孩子,却自以为坚强的用温和的微笑把迷惘,孤单都隐藏起来。纱织想告诉他,没有必要,没有必要永远微笑对人。

 

穆的眸子温润,但其中也带着一丝诧异。纱织听到他轻轻叹息,他说:“雅典娜,你真是个仁慈的神。但是,我也有自己的选择,我……你还太小,要知道有些事不是想做就能做到的。”

“但是你什么都不和别人说,这样真的对吗?时间久了,心理会有阴影的。”紫发小女孩很直接地指了出来。

穆笑了:“我已经很满足了,女神。我并没有什么值得忧心的事,为你这样的神而战,是我的光荣啊。”

纱织突然感到气氛有些沉重,她摸摸脑袋,突然想起来似的跳起来:“穆,我要出去买糖!先走了!再见!”

纱织往门外冲去,因为实在太激动了,咚地一下撞到了一根石柱上,她淡定地站起来,连看都不敢往后看,淡定地往前走。

纱织的眼眶盈满了泪水,史昂啊,这完全是疼出来的。

身后却传来一声轻笑,纱织用盈满泪水的眼睛望天,阳光还是灿烂。纱织咬着嘴唇想,能让穆笑一笑,她撞个头算什么。

 

纱织摸摸额角,在心里默默祝愿穆能以自己的方式快乐,虽然她不是太能理解他啊。

史昂教皇曾告诉她,雅典娜的结界保护着圣域,让它与外界隔绝。所以圣域里除了圣斗士和一部分居民外不会有任何外来者入内。

纱织本来以为圣域这种隐蔽的地方一定很小,没想到从十二宫下来,发现这里和星楼祭坛的书中描绘的城镇没什么两样。虽说不是很大,但是一天肯定走不下来。

 

城镇里的人民衣着朴素,沿袭着旧时的衣着,白色的亚麻袍服是这里人的最爱。

没有书中描绘的外面世界的高楼大厦,房屋多为平房,鲜见三层以上的小楼,集市里的人们拥拥挤挤,好不热闹。

小贩们面前摆着新鲜的蔬果肉类,还有饰品衣服等等,喧闹中带着让人安心的祥和。

这才是圣域的全貌啊。

 

纱织才注意到自己怀中抱着的黄金杖太显眼了,想着它要是能变小点就好了。史昂说胜利女神奈姬是神话时代起就属于女神的武器,在历届圣战中曾变成各种形态,那么她也是能够把它变成想要的样子的吧?

胜利女神仿佛能感应到纱织的想法似的,杖身上缓缓浮起淡淡的金芒,那柔和的金芒褪却后……纱织郁闷地看着她,她变成了一支比原来的权杖还要大的黄金长矛。

纱织又试了苦思冥想了几次,最后奈姬终于变成可以攥在手心中的大小了。

纱织想,等以后要打什么圣战了,她拿那把长矛去杀敌,肯定很强悍!

 

纱织把微型长矛攥在手里,无比严肃地走在路上。

她不知道以前她有没有被史昂带下来过,不过她现在可是第一次走在城镇里,纱织激动得面部表情都有些僵硬了!

“老板,有没有蜂蜜软糖?我要买两盒。”纱织走进一家挺简朴的杂货店,问在柜台后埋头打理东西的大婶。

“哦,有的!我帮你拿!”老板大婶麻利地拿出两盒蜂蜜软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