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雅BINGMUS

欢迎大家关注微博纱织超话,雅典娜超话

完整版见微博纱织超话。【授转】冥王篇纱织自尽赴沙加之约场景重现。来自风清翔

更多作品见微博纱织超话。


授转,《风中的紫发》,作者lulu198521

更多作品见微博纱织超话。

【授权代发】暖暖搭配羽衣雅典娜,来自:果冻

更多作品见微博纱织超话。


印有穆逢春画的雅典娜的T恤,云海韵书在店里购买。

授权转载,照片来源于云海韵书

更多作品见微博纱织超话。

黄金魂高清海报,雅典娜和黄金圣斗士

【授转沙雅短漫】《一念之间,一念执着》,作者:雪神子。

这里只放一半,完整版见微博纱织超话:纱织超话 

更多资料见微博雅典娜超话。
磕一口沙雅CP,雅典娜是橄榄女神,沙加有莲花座。这是橄榄叶纹玻璃碗,碗底是八瓣莲座。

公元前一世纪,古希腊文物,希腊的雅典国家考古博物馆藏

【授转】怀想天空(纱织中心)

本文完整版见微博纱织超话 。这里只放前半段。

授权转载,作者:永远爱动画。第一人称文章


从海界归来,我更喜欢站在圣殿仰望天空。在深深的海底是看不到如此明亮的太阳的。那几个青铜圣斗士都回东京养伤去了,没有了那些少年永远停不下来的大呼小叫,我身边忽然清静了不少。 
抱着一束百合花,我走向慰灵地。 
经过天蝎宫,发现米罗正在凝视着天空似乎思考着什么,这可不像他。 
“去看他们吗?”米罗问。 
我微笑着点头。 
“阿布罗狄可能更喜欢玫瑰。”米罗望着我怀里娇嫩的花朵。 
“可是我喜欢用百合寄托我的思念。”我抚摸着柔柔的花瓣。

​处女宫悄无声息。沙加一定是在静坐。但我相信他能够感觉到我的气息,因为这里的空气忽然友好起来。

​艾欧利亚只是庄重地点点头。我知道他还有些伤感,因为明白了哥哥的死因。他好像还有些羞愧,因为他曾经对我挥拳。但我真的一点都不介意这些。

​阿鲁迪巴依旧是憨厚的微笑。这是个直心肠的汉子,身躯庞大力气又大得惊人,连握个手都怕会捏痛了我。

​穆依旧站在白羊宫的门口。看了看我抱着的花,说:“为了寄托您的思念,您损害了这些花的生命。” 
“为寄托人的哀思而凋零,就是它们的宿命吧。”我学会了穆的说话方式。 
“不错。连一株植物都有自己的宿命啊。圣斗士的宿命,就是为了守护圣域和女神,战斗,直到牺牲。” 
穆的声音很平静,我的手却一抖,满抱的花落了满地。穆帮我拾起来,淡淡地微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宿命,包括您;虽然我们不知道自己的宿命会在何时写下句号,但我们都会为了自己的坚持战斗到底。至于结果,”他顿了顿,望着天空,“恐怕命运女神已经计算好怎样编织了吧。” 

一阵心烦意乱。我将一朵朵百合花依次放在他们墓前。史昂、撒加、迪斯马斯克、艾欧罗斯、修罗、卡妙、阿布罗迪,有些人我从未见过,但我能感到他们的灵魂依旧萦绕在这他们守护过的十二宫。想必你们都在天上看着吧,请保佑我们,在最终的圣战中取得胜利,并且,让大家都平安地生活下去…… 
深呼吸,圣域的空气是如此的清新。淡淡的阳光透过薄薄的流云洒落大地,这安详的景色持续了千年之久,也会继续这样下去的。 
夜色沉沉。黑色的天幕倔强地透出几点星光。 
一抹流星划过,我痛得抓紧心口,那是阿鲁迪巴去了。如果一颗流星的逝去代表一个生命的消逝,我希望能将所有的星星都钉在它们的位置上! 
风乍起,发丝被吹得比心绪还乱。雅典娜的神像矗立在圣域的最高处沉默着,但我不能沉默。 

完整版见微博纱织超话

【授转】丽莲的故事2

本文沙加和雅典娜已经结婚,丽莲是他们的女儿。

授权转载,作者:未来的小小心愿


和所有的孩子一样,丽莲睡觉也有踹被子的恶习。

“又踢开了...”半夜醒来的沙加,看见的就是丽莲以“大”字型躺在床上,晚上睡觉前小心给她压好的被

子被踢开不说,丽莲还直接将被子靠在了身下,紧紧地压住了。沙加想尝试一下把被子从丽莲身下抽出来结果刚

刚轻轻一捏被角丽莲就咕哝着:“沙加别抽被子...这样很舒服的...”然后就翻了个身,将更多的被子都压在了身下。

未免也有些太敏锐了吧这孩子!沙加感到颇为头疼。但是这样子下去只垫着不盖,小孩子是会着凉的,沙加按了按额头,想出了一个办法。

他起身来,将自己的被子盖到了丽莲身上,丽莲在感受到温暖的被子时发出了“呵呵呵呵好暖和啊...”的傻笑,丝毫没意识到这是爸爸的被子。

“今晚我还是打坐休息吧...”沙加自言自语道,这样的话,丽莲如果还有要踹被子的话自己就可以第一时间发觉并且给她盖上了。但是没一会儿,沙加就忍不住停下来看丽莲了。

看着女儿的睡颜,沙加突然有种神奇的感觉,那种为人父的喜悦和微妙的不知所措曾经伴随了他好几年,到如今,丽莲也开始慢慢长大了。当年那个在襁褓之中的小婴儿和现在这个正在幸福地笑着、仿佛做了什么美梦的小女孩的样子在他的眼中开始慢慢融合起来,那时候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想必心境是不一样的吧,但是幸福却只

有更多,而没有丝毫的减少。

突然间,沙加的眉头皱了起来,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看样子丽莲这个坏习惯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可自己却从未发觉过——自从丽莲三岁生日之后纱织和他便商量好了要培养丽莲的独立自主的能力,这一计划从让丽莲一个人睡觉开始。可是丽莲一个人睡的时候到底有没有随便踹被子呢?那些侍女们晚上有过去看看这个孩子吗?万一这孩子就像今天晚上这样睡姿这么糟糕又没人去帮她盖被子该怎么办?

怎么办越想越担心啊!!这孩子如果因为蹬被子着凉怎么办?感冒怎么办?发烧怎么办??

沙加决定,以后晚上还是和纱织一起,轮流看看这孩子好了。

夜晚的时间过得很快,现在只是初秋,太阳出得很早,丽莲一向是个信奉“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会早睡早起

的孩子才能长得高”信条的孩子,所以才六点多丽莲便从梦中醒来,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这才勉强睁开了沉重的眼皮,眼前的景象却让她吓了一跳。

“沙...沙加你怎么是坐着的呀!我记得你昨天晚上明明和我一样睡在床上的!”原本搂着她睡觉的父亲早上起来时却好端端地坐在床边上打坐,换成哪一个小孩子都会觉得惊讶的吧。沙加早就意识到丽莲的醒来,看到

女儿精神奕奕的样子,沙加放心了许多,却也不免还是心生了些许埋怨。

这是因为谁造成的啊...但在意识到这句话一定会让丽莲感到伤心的时候,沙加还是在出口之前把这话给吞

回去,换成了早安笑,起身来揉了揉丽莲已经乱成一团的金发。

恶劣的睡姿再加上醒来后沙加的“摧残”,丽莲的头发乱糟糟的,像是雏鸟那还未经过梳理的绒毛一般,虽然乱,但是却显得很可爱。和父亲如出一辙的、额头上的那一小撮呆毛更是如同通了电一般,笔直地弹起,像是

巴不得别人尽快发现自己的存在感一样。

刷牙、洗脸之后,丽莲理所当然地坐在了椅子上,拿起了自己睡前摘下的发绳递给了沙加。

“!!!”沙加这才反应过来,丽莲是想让他帮她梳头发。可是作为一名男性、一名合格的黄金圣斗士,他

怎么可能会做这种女孩子的细活?!更何况纱织也从未提醒过他这一点,他...忘记了自己这几天是要和女儿独处的事实,所以面对女儿的这一要求,他迅速陷入了完全无力的状态之下。

“妈妈一般是帮我编成像麦子一样的辫子的!”以为父亲是不知道自己平日的发型的丽莲好心地提醒了沙加

一声,沙加这才迅速反应过来。

一种名为“不能在女儿面前丢脸!”的微妙老爸情结在沙加心中迅速成长起来,沙加拿着梳子对着丽莲甩下一句:“等等爸爸!爸爸出门一会儿就好!”后便以光速消失在了门口,留下丽莲一个人原地看着他离开时的残

影目瞪口呆。

“麦子一样的辫子是什么样子啊...”沙加回想起女儿的要求,在脑海里留下了一个“麦子”的基本印象之后,他诚恳地向眼前的同伴发出了求救:“教教我吧,穆!”

所以说为什么是我啊!一大清早来嘉米尔就是为了让我教你如何梳头发的吗!为什么在你眼中我就一定会帮女孩子梳辫子啊!如果不是碍于贵鬼还在身边,穆简直想敲眼前的这个“笨蛋老爸”的脑袋了。他努力地回忆身边的藏族少女的发型,再回忆一下那些藏民们给女孩子梳头发的手法,在确定步骤大概不会有什么问题之后,穆叹了口气,叫来贵鬼向沙加做起了示范。

贵鬼欲哭无泪...先生您为什么要在我的头上扎麻花辫...

“谢了穆!”用心记下了穆所示范的手法之后,又在大脑里模拟了一遍“丽莲模式”之后,沙加快速离开,留下穆和贵鬼两人原地愣住,半天才反应过来。

“贵鬼,咱们吃早饭吧...”

“我知道了先生,但在那之前,能不能请您把我的头发恢复成正常样子?”

及时赶回的沙加先是在小镇上又买了许多细小的发绳,在确定自己所需要的工具齐全之后,沙加回到了小屋中,看见的就是还披散着头发的丽莲正在唏里呼噜地喝着牛奶泡燕麦粥。丽莲放下碗,用舌头将留在嘴唇上的食物残渣统统舔去,在满足地表示肚子饱了之后这才背过身来示意沙加可以帮她梳头了。

深吸一口气,沙加开始回想刚刚穆的手法,认真地将女儿的金发分成十几小束,开始一个一个地编起来。整个过程很安静,丽莲很认真地在看书,而沙加很认真地将手中大概只有小指粗细的金发梳成麻花样,成功后开始

编制下一个,直到这一耗心耗力的工程完全完成之时,沙加长出了一口气。

“丽莲!我回来了哦!看看还有谁和我一起来看你了~”门口响起了纱织欢快的声音,一大一小父女两个同时激动起来,只是沙加并未将喜乐直接放在脸上,而丽莲却是开心地朝刚刚进门的妈妈飞扑了过去。

“妈妈!欢迎回来!啊,还有米罗叔叔!”丽莲兴奋地叫了起来,同时高高地扬起了头,绿色的眼睛亮晶晶的,发射着“皮卡皮卡”的光芒。

但是纱织和米罗的关注重点,却完全不在丽莲的眼睛上。而是...

“哇哦。”这是米罗对沙加的“杰作”的评价。

丽莲的金发被分成了十几股的细小麻花辫,看得出编织的人一定有十分用心,才能把每一个都编得如此细致,至于集合起来的效果嘛...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大丛金色的麦穗一样。

“麦子一样的辫子。”沙加如此正经严肃地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