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雅BINGMUS

欢迎大家关注微博纱织超话,雅典娜超话

更多作品见微博纱织超话。

【授权代发】暖暖搭配羽衣雅典娜,来自:果冻

更多作品见微博纱织超话。


印有穆逢春画的雅典娜的T恤,云海韵书在店里购买。

授权转载,照片来源于云海韵书

更多作品见微博纱织超话。

黄金魂高清海报,雅典娜和黄金圣斗士

【授转沙雅短漫】《一念之间,一念执着》,作者:雪神子。

这里只放一半,完整版见微博纱织超话:纱织超话 

更多资料见微博雅典娜超话。
磕一口沙雅CP,雅典娜是橄榄女神,沙加有莲花座。这是橄榄叶纹玻璃碗,碗底是八瓣莲座。

公元前一世纪,古希腊文物,希腊的雅典国家考古博物馆藏

【授转】怀想天空(纱织中心)

本文完整版见微博纱织超话 。这里只放前半段。

授权转载,作者:永远爱动画。第一人称文章


从海界归来,我更喜欢站在圣殿仰望天空。在深深的海底是看不到如此明亮的太阳的。那几个青铜圣斗士都回东京养伤去了,没有了那些少年永远停不下来的大呼小叫,我身边忽然清静了不少。 
抱着一束百合花,我走向慰灵地。 
经过天蝎宫,发现米罗正在凝视着天空似乎思考着什么,这可不像他。 
“去看他们吗?”米罗问。 
我微笑着点头。 
“阿布罗狄可能更喜欢玫瑰。”米罗望着我怀里娇嫩的花朵。 
“可是我喜欢用百合寄托我的思念。”我抚摸着柔柔的花瓣。

​处女宫悄无声息。沙加一定是在静坐。但我相信他能够感觉到我的气息,因为这里的空气忽然友好起来。

​艾欧利亚只是庄重地点点头。我知道他还有些伤感,因为明白了哥哥的死因。他好像还有些羞愧,因为他曾经对我挥拳。但我真的一点都不介意这些。

​阿鲁迪巴依旧是憨厚的微笑。这是个直心肠的汉子,身躯庞大力气又大得惊人,连握个手都怕会捏痛了我。

​穆依旧站在白羊宫的门口。看了看我抱着的花,说:“为了寄托您的思念,您损害了这些花的生命。” 
“为寄托人的哀思而凋零,就是它们的宿命吧。”我学会了穆的说话方式。 
“不错。连一株植物都有自己的宿命啊。圣斗士的宿命,就是为了守护圣域和女神,战斗,直到牺牲。” 
穆的声音很平静,我的手却一抖,满抱的花落了满地。穆帮我拾起来,淡淡地微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宿命,包括您;虽然我们不知道自己的宿命会在何时写下句号,但我们都会为了自己的坚持战斗到底。至于结果,”他顿了顿,望着天空,“恐怕命运女神已经计算好怎样编织了吧。” 

一阵心烦意乱。我将一朵朵百合花依次放在他们墓前。史昂、撒加、迪斯马斯克、艾欧罗斯、修罗、卡妙、阿布罗迪,有些人我从未见过,但我能感到他们的灵魂依旧萦绕在这他们守护过的十二宫。想必你们都在天上看着吧,请保佑我们,在最终的圣战中取得胜利,并且,让大家都平安地生活下去…… 
深呼吸,圣域的空气是如此的清新。淡淡的阳光透过薄薄的流云洒落大地,这安详的景色持续了千年之久,也会继续这样下去的。 
夜色沉沉。黑色的天幕倔强地透出几点星光。 
一抹流星划过,我痛得抓紧心口,那是阿鲁迪巴去了。如果一颗流星的逝去代表一个生命的消逝,我希望能将所有的星星都钉在它们的位置上! 
风乍起,发丝被吹得比心绪还乱。雅典娜的神像矗立在圣域的最高处沉默着,但我不能沉默。 

完整版见微博纱织超话

【授转】丽莲的故事2

本文沙加和雅典娜已经结婚,丽莲是他们的女儿。

授权转载,作者:未来的小小心愿


和所有的孩子一样,丽莲睡觉也有踹被子的恶习。

“又踢开了...”半夜醒来的沙加,看见的就是丽莲以“大”字型躺在床上,晚上睡觉前小心给她压好的被

子被踢开不说,丽莲还直接将被子靠在了身下,紧紧地压住了。沙加想尝试一下把被子从丽莲身下抽出来结果刚

刚轻轻一捏被角丽莲就咕哝着:“沙加别抽被子...这样很舒服的...”然后就翻了个身,将更多的被子都压在了身下。

未免也有些太敏锐了吧这孩子!沙加感到颇为头疼。但是这样子下去只垫着不盖,小孩子是会着凉的,沙加按了按额头,想出了一个办法。

他起身来,将自己的被子盖到了丽莲身上,丽莲在感受到温暖的被子时发出了“呵呵呵呵好暖和啊...”的傻笑,丝毫没意识到这是爸爸的被子。

“今晚我还是打坐休息吧...”沙加自言自语道,这样的话,丽莲如果还有要踹被子的话自己就可以第一时间发觉并且给她盖上了。但是没一会儿,沙加就忍不住停下来看丽莲了。

看着女儿的睡颜,沙加突然有种神奇的感觉,那种为人父的喜悦和微妙的不知所措曾经伴随了他好几年,到如今,丽莲也开始慢慢长大了。当年那个在襁褓之中的小婴儿和现在这个正在幸福地笑着、仿佛做了什么美梦的小女孩的样子在他的眼中开始慢慢融合起来,那时候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想必心境是不一样的吧,但是幸福却只

有更多,而没有丝毫的减少。

突然间,沙加的眉头皱了起来,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看样子丽莲这个坏习惯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可自己却从未发觉过——自从丽莲三岁生日之后纱织和他便商量好了要培养丽莲的独立自主的能力,这一计划从让丽莲一个人睡觉开始。可是丽莲一个人睡的时候到底有没有随便踹被子呢?那些侍女们晚上有过去看看这个孩子吗?万一这孩子就像今天晚上这样睡姿这么糟糕又没人去帮她盖被子该怎么办?

怎么办越想越担心啊!!这孩子如果因为蹬被子着凉怎么办?感冒怎么办?发烧怎么办??

沙加决定,以后晚上还是和纱织一起,轮流看看这孩子好了。

夜晚的时间过得很快,现在只是初秋,太阳出得很早,丽莲一向是个信奉“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会早睡早起

的孩子才能长得高”信条的孩子,所以才六点多丽莲便从梦中醒来,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这才勉强睁开了沉重的眼皮,眼前的景象却让她吓了一跳。

“沙...沙加你怎么是坐着的呀!我记得你昨天晚上明明和我一样睡在床上的!”原本搂着她睡觉的父亲早上起来时却好端端地坐在床边上打坐,换成哪一个小孩子都会觉得惊讶的吧。沙加早就意识到丽莲的醒来,看到

女儿精神奕奕的样子,沙加放心了许多,却也不免还是心生了些许埋怨。

这是因为谁造成的啊...但在意识到这句话一定会让丽莲感到伤心的时候,沙加还是在出口之前把这话给吞

回去,换成了早安笑,起身来揉了揉丽莲已经乱成一团的金发。

恶劣的睡姿再加上醒来后沙加的“摧残”,丽莲的头发乱糟糟的,像是雏鸟那还未经过梳理的绒毛一般,虽然乱,但是却显得很可爱。和父亲如出一辙的、额头上的那一小撮呆毛更是如同通了电一般,笔直地弹起,像是

巴不得别人尽快发现自己的存在感一样。

刷牙、洗脸之后,丽莲理所当然地坐在了椅子上,拿起了自己睡前摘下的发绳递给了沙加。

“!!!”沙加这才反应过来,丽莲是想让他帮她梳头发。可是作为一名男性、一名合格的黄金圣斗士,他

怎么可能会做这种女孩子的细活?!更何况纱织也从未提醒过他这一点,他...忘记了自己这几天是要和女儿独处的事实,所以面对女儿的这一要求,他迅速陷入了完全无力的状态之下。

“妈妈一般是帮我编成像麦子一样的辫子的!”以为父亲是不知道自己平日的发型的丽莲好心地提醒了沙加

一声,沙加这才迅速反应过来。

一种名为“不能在女儿面前丢脸!”的微妙老爸情结在沙加心中迅速成长起来,沙加拿着梳子对着丽莲甩下一句:“等等爸爸!爸爸出门一会儿就好!”后便以光速消失在了门口,留下丽莲一个人原地看着他离开时的残

影目瞪口呆。

“麦子一样的辫子是什么样子啊...”沙加回想起女儿的要求,在脑海里留下了一个“麦子”的基本印象之后,他诚恳地向眼前的同伴发出了求救:“教教我吧,穆!”

所以说为什么是我啊!一大清早来嘉米尔就是为了让我教你如何梳头发的吗!为什么在你眼中我就一定会帮女孩子梳辫子啊!如果不是碍于贵鬼还在身边,穆简直想敲眼前的这个“笨蛋老爸”的脑袋了。他努力地回忆身边的藏族少女的发型,再回忆一下那些藏民们给女孩子梳头发的手法,在确定步骤大概不会有什么问题之后,穆叹了口气,叫来贵鬼向沙加做起了示范。

贵鬼欲哭无泪...先生您为什么要在我的头上扎麻花辫...

“谢了穆!”用心记下了穆所示范的手法之后,又在大脑里模拟了一遍“丽莲模式”之后,沙加快速离开,留下穆和贵鬼两人原地愣住,半天才反应过来。

“贵鬼,咱们吃早饭吧...”

“我知道了先生,但在那之前,能不能请您把我的头发恢复成正常样子?”

及时赶回的沙加先是在小镇上又买了许多细小的发绳,在确定自己所需要的工具齐全之后,沙加回到了小屋中,看见的就是还披散着头发的丽莲正在唏里呼噜地喝着牛奶泡燕麦粥。丽莲放下碗,用舌头将留在嘴唇上的食物残渣统统舔去,在满足地表示肚子饱了之后这才背过身来示意沙加可以帮她梳头了。

深吸一口气,沙加开始回想刚刚穆的手法,认真地将女儿的金发分成十几小束,开始一个一个地编起来。整个过程很安静,丽莲很认真地在看书,而沙加很认真地将手中大概只有小指粗细的金发梳成麻花样,成功后开始

编制下一个,直到这一耗心耗力的工程完全完成之时,沙加长出了一口气。

“丽莲!我回来了哦!看看还有谁和我一起来看你了~”门口响起了纱织欢快的声音,一大一小父女两个同时激动起来,只是沙加并未将喜乐直接放在脸上,而丽莲却是开心地朝刚刚进门的妈妈飞扑了过去。

“妈妈!欢迎回来!啊,还有米罗叔叔!”丽莲兴奋地叫了起来,同时高高地扬起了头,绿色的眼睛亮晶晶的,发射着“皮卡皮卡”的光芒。

但是纱织和米罗的关注重点,却完全不在丽莲的眼睛上。而是...

“哇哦。”这是米罗对沙加的“杰作”的评价。

丽莲的金发被分成了十几股的细小麻花辫,看得出编织的人一定有十分用心,才能把每一个都编得如此细致,至于集合起来的效果嘛...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大丛金色的麦穗一样。

“麦子一样的辫子。”沙加如此正经严肃地解释。


【授转】丽莲的故事1

本文沙加和雅典娜已经结婚,丽莲是他们的女儿。

授权转载,作者:未来的小小心愿


这是丽莲降生的第五年。

小小的女孩显得可爱极了。辰巳总说她和母亲纱织小时候几乎是一模一样:同样红扑扑的小脸,带着宝石一般光彩的绿眼睛总让人联想到生机盎然的森林,淡粉色的小嘴像是早春美丽的樱花一般可以让纱织想起在东方初春开放的樱花。只是丽莲唯独没有母亲的紫色头发,对于这一点,她自己也觉得很遗憾。

“我很喜欢妈妈的头发,像是薰衣草花田里的颜色,很漂亮,但是我的头发像爸爸,不是妈妈的颜色。”丽莲抓了抓自己的金发,坐在母亲怀里向她撒娇。小脸一鼓一鼓地,像是一个刻意要显示自己的红润的苹果一样,这让纱织忍不住去用手戳了戳女儿,换来了她哀怨的眼神后,纱织努力忍住自己想笑的冲动,难得正经地教育起了女儿。

“其实像爸爸也没什么不好啊,妈妈最喜欢的就是丽莲的金发了,像是麦穗一样,很有生机啊。”

纱织没说谎,这句话绝不是安慰或者是哄骗孩子所用的。事实上纱织很喜欢丽莲的金发,和她父亲小时候那样,稚嫩之中带着灿烂的色泽,像是太阳的光芒,却又更像临近秋天的饱满麦穗,闪耀之中带有饱满的生机与无限的活力。

“麦子带来丰收,你的头发里藏着生命哟。”纱织这样笑着对丽莲解释,成功换来了丽莲开心的笑容和眼睛里一闪一闪的光芒。丽莲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看了看母亲的笑颜,又看了看房间外面。这里是圣域外的一个小村子,有着大片大片的农田,休假中的妈妈带自己来这里看麦子。金色的阳光照耀着下午的麦田,整个世界都被金黄色所笼罩,风吹过,麦子们此起彼伏地翻腾着,随即低下了谦虚的头,黄澄澄的果实饱满结实。夏秋之际是麦子成熟的季节,也是丰收的季节,更是...丽莲诞生的日子。

“是麦子带来了丽莲,所以丽莲要喜欢自己的头发。不过呢,不管怎么样,妈妈和爸爸都会永远喜欢小丽莲的。”一年之中,丽莲最喜欢的便是八月和九月,她自己就出生在八月下旬,而她的母亲则是在九月的第一天,带着薰衣草的香味,满怀着人类的希望来到这片大地的。麦子带来了丽莲,而薰衣草带来了纱织。

按照原本的计划,沙加先回了他的故乡印度,而纱织带着丽莲在这个村子里面度假一个星期,三天后沙加也会回来,一家三口一起在这里享受丰收的季节。但是辰巳的一个电话破坏了纱织的计划——日本财团那边出了点事情,需要她马上亲自到场解决。无奈之下,纱织只能通过小宇宙让沙加尽早赶来,毕竟她离开后不能让丽莲一个人呆在这里。

“丽莲,接下来的几天妈妈要会日本一趟,不过没关系,爸爸马上就来这儿,你和爸爸呆在这里,好吗?”纱织放下丽莲,温和地揉揉女儿柔软的金发,但是丽莲觉得很不高兴,并非是不喜欢和爸爸在一起,只是对于妈妈这种“不守诺言”的行为表示了不满——明明说好了这几天会陪着她的妈妈却食言了,爸爸代替了妈妈。

“和沙加在一起也不是不可以...可还是希望妈妈能早一点回来啊...”纱织走后,丽莲一个人坐在小屋子里嘀咕,一边撅着小嘴地揪着手中刚采回来的一束麦穗,沙加接到纱织的小宇宙通知之后,急急忙忙地赶到丽莲身边,看到的就是她正一副郁闷样地“摧残”着手里的麦子。

沙加明白丽莲心中在想什么,因此对于她的这种“迁怒”感到十分无奈以及...有点好笑。褪去黄金圣斗士和“最接近神之人”的光环之后,沙加和天下所有的父亲都没什么两样,都对自己年幼的女儿既疼爱又有点不知所措,虽说女儿就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但丽莲并不像普通女孩那样十分亲近自己的父亲,却非常黏纱织,也十分喜欢和卡妙或者是米罗在一起玩,但和沙加在一起的时候却是安静的时间居多,不是和他一起打坐,就是坐在他身边看漫画。和丽莲在一起,沙加总有一种自己不被女儿敬爱的感觉,而且最令沙加头疼的莫过于...

“沙加你来了啊。”丽莲看到父亲,有些闷闷不乐地挥挥手朝他打招呼。丽莲这孩子不知道是受到了谁的影响,从出生以来很少规规矩矩地喊沙加为爸爸,一般都是直呼其名,纱织和他无论怎么纠正,怎么提醒,丽莲从来都没有改过这一点,照样很欢乐地喊他沙加。

“沙加,帮我看看妈妈给我编的发型漂亮吗?”

“沙加,我和你的头发颜色一样诶。”

“沙加就是沙加啊,为什么要改称呼呢?”

“我最喜欢妈妈了!当然,沙加也是很喜欢的!”

一想到丽莲一脸天真地喊着他的名字,沙加虽然脸上没有任何表示,心里却是默默流着血泪...为什么丽莲就是不喜欢喊他爸爸或者父亲呢?纱织和沙加都想不通这个问题。

不过现在,丽莲正在闹脾气当中,小小的眉头拧成一团,嘴巴撅得高高的,鼓着腮帮子,手上一粒一粒地揪着麦子,双脚在床边荡来荡去的。沙加一向不擅长哄她,也不知道怎么让她开心起来,只好坐在她身边,默默地发着呆,和小丽莲一样,热切地盼望纱织能早点归来。沉默笼罩了这一对父女,不大的房间里弥漫着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气氛。

直到...

“沙加,我肚子饿了,想吃面包。”丽莲终于放下了手中的麦子主动向沙加说话。揪麦粒揪了这么久,丽莲不可避免地想到了面包,肚子也开始不争气地叫了起来。“民以食为天”,童虎爷爷的话她一直记得牢牢的。

面包,果酱,和一些新鲜的水果蔬菜做成的沙拉,这是父女两个的晚餐。丽莲丝毫没有在爸爸面前保持淑女样子的想法,小手抓住面包蘸蘸酱就拼命地往嘴巴里塞,小嘴没有一刻停下来。那种腮帮子一动一动地咀嚼方式莫名地让沙加想到了进食时的松鼠。

在解决了食物的问题之后,丽莲高兴地抱着肚子坐在椅子上叫着“饱了饱了~”丝毫没有刚刚的郁闷和不高兴,沙加暗想,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情绪总是来得快去得也快,就是一顿再普通不过的小麦面包蘸草莓果酱,立刻就让丽莲感到了无比的满足。

不过也没什么不好。沙加笑着捏了一下女儿的脸蛋,又起身为女儿准备床铺和书本。他很喜欢这样无拘无束、容易满足的小丽莲,和纱织一样,都是乐观开朗、像风一样自由的性格。

夏天的夜晚来得总是比较迟,尚未过了秋分的白天总是比黑夜要长那么几个小时。丽莲喜欢早睡,但是那也是要在天空彻底变黑之后的事情,而现在,夕阳还未完全西下,原本白色的云朵被太阳红艳的光芒照耀着,折射出五彩的色泽,如血一般鲜红而热烈的残阳的余辉在天边越来越淡,灰蓝色的天空被染上了一层浓烈到化不开的色泽,好似画家手中那经过精心调制过的复数的颜色那般多姿。夕阳将正在田畔边散步的父女两个的影子越拉越长,丽莲的小手牵着沙加的大手,形成了一副温馨至极的图片。小小的女孩一边蹦跳,一边和父亲开心地聊着天,告诉他妈妈今天对自己说的话语。

“沙加,原来我不太喜欢我的头发的,因为它和你一样,不像妈妈。”丽莲踢着路边的小石子,看着灰色的小石头就这么飞向了麦田中之后,丽莲移开了视线,很认真抬头仰望着父亲闭上的双目。

为什么像我就要讨厌啊...沙加在心中默默腹诽一句,但随后他就想起纱织经常和他说的“在小孩子认真地和父母亲谈话的时候,父母亲也要很认真地低下来和他们看着他们的眼睛才对,这样孩子才会觉得自己和父母是平等的,才会愿意和父母说出自己的心里话”这一道理时,他认为自己现在这样似乎不太够让丽莲感到轻松。但考虑到丽莲的身高才到他的腰部,沙加选择了蹲下身来,在确定这样可以与丽莲平视之后,他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很认真地看着丽莲那双与母亲一样的绿色大眼睛。

蔚蓝色的双眸中,倒映的是丽莲认真的模样。

“现在呢,还是不喜欢吗?”沙加有些小心翼翼地问着女儿。看见爸爸难得紧张的样子,丽莲故意摇摇头,想要看看父亲失望的样子,但是没一下子就“扑”的一声笑了出来。

“骗你的!我现在啊,”丽莲伸手抓住父亲的金色长发,又把自己的辫子揪过来和爸爸的头发放在了一起,看着相同的金色,丽莲很开心地笑,像是盛开的花朵一般甜蜜又招人喜欢。

“最喜欢这个和麦穗一样的头发了!”

【授权转载】同居日志17(雅典娜中心)

“我常常希望自己生在伯利克里时代的雅典。那样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欣赏帕特农完整无损的美丽。呜啊!” 

一双大手托住腋下,跌落的同时被人凌空提起,一秒钟后已经稳稳站在坚实的地面上。 

“发感慨之前先看看脚下的路,这是你第几次踩空了?难道非得滚下山才安静?” 

“嘿嘿,有迪斯哥哥跟着再踩空十次八次也没关系,迪斯哥哥你一~定会接着我的是不是?” 

“打住!站在那里不要动,我不是帕特农的柱子给你随便抱。” 

“老实说我不喜欢抱着帕特农的柱子,迪斯哥哥抱起来手感比较好,比较软比较细。”突袭计划失败的小猫娘挽住螃蟹——不,现在这个颜色应该说是熟螃蟹——的手臂,“小气嘛~”然后纱织的眼睛猛地一亮,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不过迪斯哥哥我觉得好奇怪哦。你也没看路,一直捧着《旅行指南》的人怎么不摔跤呢?痛……” 

“小丫头。”迪斯卷起手中的《旅行指南》塞进口袋,双手拎着纱织的手臂扶着她坐到路边的大石上,极力抑制翻白眼的冲动,“总走神的是你吧?智慧女神怎么可以在平地上还被绊到,下次可别这样了。” 

如果不是面部肌肉全部纠结在一起,咬牙切齿做出“痛痛痛”的表情,纱织坐在帕特农神殿前的画面几可媲美人物明信片。 

此刻,迪斯脑海中浮现的是数千年前那位蔚蓝眼睛的女神,站在帕特农宏伟的神殿前,深邃的眼中燃烧智慧之火,衣袂飞扬如真理之旗。 

雅典娜,赐予这城市不朽名字的高贵女神。 

今生怎么会是这么个稀奇古怪让人意想不到的小姑娘? 

好不甘。 

为何我要为她而战,我战斗的理由是,我战斗的真正理由是…… 

“迪、斯、哥、哥!” 

“哇!”振聋发聩的响声使得迪斯一下子跳起来,看清楚面前是纱织那张气鼓鼓的小脸蛋,不由得单手抚胸,“干什么?吓我一跳。” 

“谁叫你从刚才起就不听我说话,喊你也不答应。” 

“我……” 

迪斯想开口,但是他的舌在目光触及到纱织眼底斑驳闪烁的孤寂与哀伤时僵住了。 

如流星一闪而逝。 

你,为什么…… 

不过只是一场即将谢幕的闹剧,你为何如此悲伤? 

“不说不行了,迪斯哥哥你很让人不爽啊,每次听我说话都心不在焉,就会嗯嗯啊啊含糊其辞地回答我,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听?” 


少女青空色的眸瞬间放大,近距离看着那深邃的望不到边的蓝,迪斯不由呼吸一窒。 

“咚”,心脏漏跳了一拍。 

纱织的双眼有如包容了宇宙所有秘密般深邃,在那澄澈的,没有一丝瑕疵的目光注视下,迪斯感觉自己所有的一切,包括心灵深处一些永远无法示人的血淋淋的隐秘,都赤裸裸地暴露在炽烈的阳光底下。 

他能够承受雅典娜女神圣洁高贵的目光么? 

他有勇气承受那如同雪亮的刀锋一般将他整个人一点点肢解粉碎的窥视么? 

不要看我! 

不要再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