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雅BINGMUS

欢迎大家关注微博纱织超话,雅典娜超话

【授转沙雅短漫】《一念之间,一念执着》,作者:雪神子。

这里只放一半,完整版见微博纱织超话:纱织超话 

【授转】丽莲的故事2

本文沙加和雅典娜已经结婚,丽莲是他们的女儿。

授权转载,作者:未来的小小心愿


和所有的孩子一样,丽莲睡觉也有踹被子的恶习。

“又踢开了...”半夜醒来的沙加,看见的就是丽莲以“大”字型躺在床上,晚上睡觉前小心给她压好的被

子被踢开不说,丽莲还直接将被子靠在了身下,紧紧地压住了。沙加想尝试一下把被子从丽莲身下抽出来结果刚

刚轻轻一捏被角丽莲就咕哝着:“沙加别抽被子...这样很舒服的...”然后就翻了个身,将更多的被子都压在了身下。

未免也有些太敏锐了吧这孩子!沙加感到颇为头疼。但是这样子下去只垫着不盖,小孩子是会着凉的,沙加按了按额头,想出了一个办法。

他起身来,将自己的被子盖到了丽莲身上,丽莲在感受到温暖的被子时发出了“呵呵呵呵好暖和啊...”的傻笑,丝毫没意识到这是爸爸的被子。

“今晚我还是打坐休息吧...”沙加自言自语道,这样的话,丽莲如果还有要踹被子的话自己就可以第一时间发觉并且给她盖上了。但是没一会儿,沙加就忍不住停下来看丽莲了。

看着女儿的睡颜,沙加突然有种神奇的感觉,那种为人父的喜悦和微妙的不知所措曾经伴随了他好几年,到如今,丽莲也开始慢慢长大了。当年那个在襁褓之中的小婴儿和现在这个正在幸福地笑着、仿佛做了什么美梦的小女孩的样子在他的眼中开始慢慢融合起来,那时候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想必心境是不一样的吧,但是幸福却只

有更多,而没有丝毫的减少。

突然间,沙加的眉头皱了起来,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看样子丽莲这个坏习惯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可自己却从未发觉过——自从丽莲三岁生日之后纱织和他便商量好了要培养丽莲的独立自主的能力,这一计划从让丽莲一个人睡觉开始。可是丽莲一个人睡的时候到底有没有随便踹被子呢?那些侍女们晚上有过去看看这个孩子吗?万一这孩子就像今天晚上这样睡姿这么糟糕又没人去帮她盖被子该怎么办?

怎么办越想越担心啊!!这孩子如果因为蹬被子着凉怎么办?感冒怎么办?发烧怎么办??

沙加决定,以后晚上还是和纱织一起,轮流看看这孩子好了。

夜晚的时间过得很快,现在只是初秋,太阳出得很早,丽莲一向是个信奉“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会早睡早起

的孩子才能长得高”信条的孩子,所以才六点多丽莲便从梦中醒来,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这才勉强睁开了沉重的眼皮,眼前的景象却让她吓了一跳。

“沙...沙加你怎么是坐着的呀!我记得你昨天晚上明明和我一样睡在床上的!”原本搂着她睡觉的父亲早上起来时却好端端地坐在床边上打坐,换成哪一个小孩子都会觉得惊讶的吧。沙加早就意识到丽莲的醒来,看到

女儿精神奕奕的样子,沙加放心了许多,却也不免还是心生了些许埋怨。

这是因为谁造成的啊...但在意识到这句话一定会让丽莲感到伤心的时候,沙加还是在出口之前把这话给吞

回去,换成了早安笑,起身来揉了揉丽莲已经乱成一团的金发。

恶劣的睡姿再加上醒来后沙加的“摧残”,丽莲的头发乱糟糟的,像是雏鸟那还未经过梳理的绒毛一般,虽然乱,但是却显得很可爱。和父亲如出一辙的、额头上的那一小撮呆毛更是如同通了电一般,笔直地弹起,像是

巴不得别人尽快发现自己的存在感一样。

刷牙、洗脸之后,丽莲理所当然地坐在了椅子上,拿起了自己睡前摘下的发绳递给了沙加。

“!!!”沙加这才反应过来,丽莲是想让他帮她梳头发。可是作为一名男性、一名合格的黄金圣斗士,他

怎么可能会做这种女孩子的细活?!更何况纱织也从未提醒过他这一点,他...忘记了自己这几天是要和女儿独处的事实,所以面对女儿的这一要求,他迅速陷入了完全无力的状态之下。

“妈妈一般是帮我编成像麦子一样的辫子的!”以为父亲是不知道自己平日的发型的丽莲好心地提醒了沙加

一声,沙加这才迅速反应过来。

一种名为“不能在女儿面前丢脸!”的微妙老爸情结在沙加心中迅速成长起来,沙加拿着梳子对着丽莲甩下一句:“等等爸爸!爸爸出门一会儿就好!”后便以光速消失在了门口,留下丽莲一个人原地看着他离开时的残

影目瞪口呆。

“麦子一样的辫子是什么样子啊...”沙加回想起女儿的要求,在脑海里留下了一个“麦子”的基本印象之后,他诚恳地向眼前的同伴发出了求救:“教教我吧,穆!”

所以说为什么是我啊!一大清早来嘉米尔就是为了让我教你如何梳头发的吗!为什么在你眼中我就一定会帮女孩子梳辫子啊!如果不是碍于贵鬼还在身边,穆简直想敲眼前的这个“笨蛋老爸”的脑袋了。他努力地回忆身边的藏族少女的发型,再回忆一下那些藏民们给女孩子梳头发的手法,在确定步骤大概不会有什么问题之后,穆叹了口气,叫来贵鬼向沙加做起了示范。

贵鬼欲哭无泪...先生您为什么要在我的头上扎麻花辫...

“谢了穆!”用心记下了穆所示范的手法之后,又在大脑里模拟了一遍“丽莲模式”之后,沙加快速离开,留下穆和贵鬼两人原地愣住,半天才反应过来。

“贵鬼,咱们吃早饭吧...”

“我知道了先生,但在那之前,能不能请您把我的头发恢复成正常样子?”

及时赶回的沙加先是在小镇上又买了许多细小的发绳,在确定自己所需要的工具齐全之后,沙加回到了小屋中,看见的就是还披散着头发的丽莲正在唏里呼噜地喝着牛奶泡燕麦粥。丽莲放下碗,用舌头将留在嘴唇上的食物残渣统统舔去,在满足地表示肚子饱了之后这才背过身来示意沙加可以帮她梳头了。

深吸一口气,沙加开始回想刚刚穆的手法,认真地将女儿的金发分成十几小束,开始一个一个地编起来。整个过程很安静,丽莲很认真地在看书,而沙加很认真地将手中大概只有小指粗细的金发梳成麻花样,成功后开始

编制下一个,直到这一耗心耗力的工程完全完成之时,沙加长出了一口气。

“丽莲!我回来了哦!看看还有谁和我一起来看你了~”门口响起了纱织欢快的声音,一大一小父女两个同时激动起来,只是沙加并未将喜乐直接放在脸上,而丽莲却是开心地朝刚刚进门的妈妈飞扑了过去。

“妈妈!欢迎回来!啊,还有米罗叔叔!”丽莲兴奋地叫了起来,同时高高地扬起了头,绿色的眼睛亮晶晶的,发射着“皮卡皮卡”的光芒。

但是纱织和米罗的关注重点,却完全不在丽莲的眼睛上。而是...

“哇哦。”这是米罗对沙加的“杰作”的评价。

丽莲的金发被分成了十几股的细小麻花辫,看得出编织的人一定有十分用心,才能把每一个都编得如此细致,至于集合起来的效果嘛...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大丛金色的麦穗一样。

“麦子一样的辫子。”沙加如此正经严肃地解释。


【授转】丽莲的故事1

本文沙加和雅典娜已经结婚,丽莲是他们的女儿。

授权转载,作者:未来的小小心愿


这是丽莲降生的第五年。

小小的女孩显得可爱极了。辰巳总说她和母亲纱织小时候几乎是一模一样:同样红扑扑的小脸,带着宝石一般光彩的绿眼睛总让人联想到生机盎然的森林,淡粉色的小嘴像是早春美丽的樱花一般可以让纱织想起在东方初春开放的樱花。只是丽莲唯独没有母亲的紫色头发,对于这一点,她自己也觉得很遗憾。

“我很喜欢妈妈的头发,像是薰衣草花田里的颜色,很漂亮,但是我的头发像爸爸,不是妈妈的颜色。”丽莲抓了抓自己的金发,坐在母亲怀里向她撒娇。小脸一鼓一鼓地,像是一个刻意要显示自己的红润的苹果一样,这让纱织忍不住去用手戳了戳女儿,换来了她哀怨的眼神后,纱织努力忍住自己想笑的冲动,难得正经地教育起了女儿。

“其实像爸爸也没什么不好啊,妈妈最喜欢的就是丽莲的金发了,像是麦穗一样,很有生机啊。”

纱织没说谎,这句话绝不是安慰或者是哄骗孩子所用的。事实上纱织很喜欢丽莲的金发,和她父亲小时候那样,稚嫩之中带着灿烂的色泽,像是太阳的光芒,却又更像临近秋天的饱满麦穗,闪耀之中带有饱满的生机与无限的活力。

“麦子带来丰收,你的头发里藏着生命哟。”纱织这样笑着对丽莲解释,成功换来了丽莲开心的笑容和眼睛里一闪一闪的光芒。丽莲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看了看母亲的笑颜,又看了看房间外面。这里是圣域外的一个小村子,有着大片大片的农田,休假中的妈妈带自己来这里看麦子。金色的阳光照耀着下午的麦田,整个世界都被金黄色所笼罩,风吹过,麦子们此起彼伏地翻腾着,随即低下了谦虚的头,黄澄澄的果实饱满结实。夏秋之际是麦子成熟的季节,也是丰收的季节,更是...丽莲诞生的日子。

“是麦子带来了丽莲,所以丽莲要喜欢自己的头发。不过呢,不管怎么样,妈妈和爸爸都会永远喜欢小丽莲的。”一年之中,丽莲最喜欢的便是八月和九月,她自己就出生在八月下旬,而她的母亲则是在九月的第一天,带着薰衣草的香味,满怀着人类的希望来到这片大地的。麦子带来了丽莲,而薰衣草带来了纱织。

按照原本的计划,沙加先回了他的故乡印度,而纱织带着丽莲在这个村子里面度假一个星期,三天后沙加也会回来,一家三口一起在这里享受丰收的季节。但是辰巳的一个电话破坏了纱织的计划——日本财团那边出了点事情,需要她马上亲自到场解决。无奈之下,纱织只能通过小宇宙让沙加尽早赶来,毕竟她离开后不能让丽莲一个人呆在这里。

“丽莲,接下来的几天妈妈要会日本一趟,不过没关系,爸爸马上就来这儿,你和爸爸呆在这里,好吗?”纱织放下丽莲,温和地揉揉女儿柔软的金发,但是丽莲觉得很不高兴,并非是不喜欢和爸爸在一起,只是对于妈妈这种“不守诺言”的行为表示了不满——明明说好了这几天会陪着她的妈妈却食言了,爸爸代替了妈妈。

“和沙加在一起也不是不可以...可还是希望妈妈能早一点回来啊...”纱织走后,丽莲一个人坐在小屋子里嘀咕,一边撅着小嘴地揪着手中刚采回来的一束麦穗,沙加接到纱织的小宇宙通知之后,急急忙忙地赶到丽莲身边,看到的就是她正一副郁闷样地“摧残”着手里的麦子。

沙加明白丽莲心中在想什么,因此对于她的这种“迁怒”感到十分无奈以及...有点好笑。褪去黄金圣斗士和“最接近神之人”的光环之后,沙加和天下所有的父亲都没什么两样,都对自己年幼的女儿既疼爱又有点不知所措,虽说女儿就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但丽莲并不像普通女孩那样十分亲近自己的父亲,却非常黏纱织,也十分喜欢和卡妙或者是米罗在一起玩,但和沙加在一起的时候却是安静的时间居多,不是和他一起打坐,就是坐在他身边看漫画。和丽莲在一起,沙加总有一种自己不被女儿敬爱的感觉,而且最令沙加头疼的莫过于...

“沙加你来了啊。”丽莲看到父亲,有些闷闷不乐地挥挥手朝他打招呼。丽莲这孩子不知道是受到了谁的影响,从出生以来很少规规矩矩地喊沙加为爸爸,一般都是直呼其名,纱织和他无论怎么纠正,怎么提醒,丽莲从来都没有改过这一点,照样很欢乐地喊他沙加。

“沙加,帮我看看妈妈给我编的发型漂亮吗?”

“沙加,我和你的头发颜色一样诶。”

“沙加就是沙加啊,为什么要改称呼呢?”

“我最喜欢妈妈了!当然,沙加也是很喜欢的!”

一想到丽莲一脸天真地喊着他的名字,沙加虽然脸上没有任何表示,心里却是默默流着血泪...为什么丽莲就是不喜欢喊他爸爸或者父亲呢?纱织和沙加都想不通这个问题。

不过现在,丽莲正在闹脾气当中,小小的眉头拧成一团,嘴巴撅得高高的,鼓着腮帮子,手上一粒一粒地揪着麦子,双脚在床边荡来荡去的。沙加一向不擅长哄她,也不知道怎么让她开心起来,只好坐在她身边,默默地发着呆,和小丽莲一样,热切地盼望纱织能早点归来。沉默笼罩了这一对父女,不大的房间里弥漫着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气氛。

直到...

“沙加,我肚子饿了,想吃面包。”丽莲终于放下了手中的麦子主动向沙加说话。揪麦粒揪了这么久,丽莲不可避免地想到了面包,肚子也开始不争气地叫了起来。“民以食为天”,童虎爷爷的话她一直记得牢牢的。

面包,果酱,和一些新鲜的水果蔬菜做成的沙拉,这是父女两个的晚餐。丽莲丝毫没有在爸爸面前保持淑女样子的想法,小手抓住面包蘸蘸酱就拼命地往嘴巴里塞,小嘴没有一刻停下来。那种腮帮子一动一动地咀嚼方式莫名地让沙加想到了进食时的松鼠。

在解决了食物的问题之后,丽莲高兴地抱着肚子坐在椅子上叫着“饱了饱了~”丝毫没有刚刚的郁闷和不高兴,沙加暗想,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情绪总是来得快去得也快,就是一顿再普通不过的小麦面包蘸草莓果酱,立刻就让丽莲感到了无比的满足。

不过也没什么不好。沙加笑着捏了一下女儿的脸蛋,又起身为女儿准备床铺和书本。他很喜欢这样无拘无束、容易满足的小丽莲,和纱织一样,都是乐观开朗、像风一样自由的性格。

夏天的夜晚来得总是比较迟,尚未过了秋分的白天总是比黑夜要长那么几个小时。丽莲喜欢早睡,但是那也是要在天空彻底变黑之后的事情,而现在,夕阳还未完全西下,原本白色的云朵被太阳红艳的光芒照耀着,折射出五彩的色泽,如血一般鲜红而热烈的残阳的余辉在天边越来越淡,灰蓝色的天空被染上了一层浓烈到化不开的色泽,好似画家手中那经过精心调制过的复数的颜色那般多姿。夕阳将正在田畔边散步的父女两个的影子越拉越长,丽莲的小手牵着沙加的大手,形成了一副温馨至极的图片。小小的女孩一边蹦跳,一边和父亲开心地聊着天,告诉他妈妈今天对自己说的话语。

“沙加,原来我不太喜欢我的头发的,因为它和你一样,不像妈妈。”丽莲踢着路边的小石子,看着灰色的小石头就这么飞向了麦田中之后,丽莲移开了视线,很认真抬头仰望着父亲闭上的双目。

为什么像我就要讨厌啊...沙加在心中默默腹诽一句,但随后他就想起纱织经常和他说的“在小孩子认真地和父母亲谈话的时候,父母亲也要很认真地低下来和他们看着他们的眼睛才对,这样孩子才会觉得自己和父母是平等的,才会愿意和父母说出自己的心里话”这一道理时,他认为自己现在这样似乎不太够让丽莲感到轻松。但考虑到丽莲的身高才到他的腰部,沙加选择了蹲下身来,在确定这样可以与丽莲平视之后,他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很认真地看着丽莲那双与母亲一样的绿色大眼睛。

蔚蓝色的双眸中,倒映的是丽莲认真的模样。

“现在呢,还是不喜欢吗?”沙加有些小心翼翼地问着女儿。看见爸爸难得紧张的样子,丽莲故意摇摇头,想要看看父亲失望的样子,但是没一下子就“扑”的一声笑了出来。

“骗你的!我现在啊,”丽莲伸手抓住父亲的金色长发,又把自己的辫子揪过来和爸爸的头发放在了一起,看着相同的金色,丽莲很开心地笑,像是盛开的花朵一般甜蜜又招人喜欢。

“最喜欢这个和麦穗一样的头发了!”

【授权转载】作者:云界。

腊八节的圣域公演:

沙加饰佛祖,纱织(雅典娜)饰牧羊女。

释迦牟尼成佛之前,绝欲苦行,饿昏倒地。一牧羊女以杂粮掺以野果,用清泉煮粥将其救醒。释迦在菩提树下苦思,终在十二月八日得道成佛。从此佛门定此日为“佛成道日”,即腊八节。

【授权转载】同居日志15(雅典娜中心)

“雅典的公车真慢。”纱织抱怨,“这次我都创下等车纪录了。”

“行啦,来了就别抱怨啦。”米罗安慰她。

“师父、迪斯大哥,该走了。”纱织回头招呼背对她谈话的两人。

“好。”阿布罗狄走过去。擦过迪斯肩膀的时候,轻如耳语的话语飘入他的耳廓。

“放心。”

风声凄美,宛如天鹅之歌。

背对同伴的乖戾男子面孔上桀骜的表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几乎可以被称为“温柔”的神气,一丝不被察觉的落寞滑过他暗色的眼。

即使只是一场闹剧,即使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角色。我也会认真地演下去。

雅典娜,我的女神。

为了即将到来的那个时刻。

为了你给予我的与从我这里夺走的、我如此在乎的一切。

 

“迪斯,你还摆什么酷?开车了我们把你一个人扔这儿噢。”

“迪斯大哥快一点啦。”

“哦,来啦,等我一下。”

“不是那边。你转向啦?”

“今天你糗大了迪斯。”

“笑什么笑?一群问题儿童。”

“师父米罗你们厚道一点,不要欺负迪斯大哥,不然他生气了把我们都送到比良坂怎么办?”

“对哦,我忘了螃蟹本来就是横爬的。当然方向不对。”

“米罗你找死!”

“公交车上不要随便动武,伤及无辜就麻烦了。”

“没错没错。掉到冥界就麻烦了。”

汽车拖着一串快活的尾音在雅典的公路上奔驰。目标——阿克罗伯利斯——卫城——帕特农——旅程开始。

 

一个奇怪的观点,雅典卫城是什么颜色?

小说家埃维`沃这样说道:“它的颜色就是斯蒂尔腾奶酪的颜色。”

 

“出发!前进!目标,奶酪山!”

随意篡改圣山名号的蓝头发男人被身边的娇小女伴一记漂亮的上勾拳K中下巴。

“米罗!你再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批准的世界文化遗产叫这么没水平试试?”

杀气腾腾的眼神,潜台词是“再敢把我的圣地叫这么没水平就宰了你”!

“好痛痛痛~~~~暴力女神~~~”米罗一个侧身躲过纱织的直拳,拉开距离,摆好架势,“怎么?想干架吗?”

“不想。”

“呃?”

回答真心实意斩钉截铁,以至米罗一下子愣了。

“近墨者黑”,老话果然是很有根据的。

“我一点儿也不想打架。”纱织甜甜地笑了——

笑得很米罗!

“我只想揍人的说。看招!”

烟尘四起,怪叫连连。

混乱……

 

另一边,阿布罗狄像一只软绵绵的大面粉袋似的整个人坠在迪斯肩上。

“你还好吧?”

“好……好……好多星星……”

“……”

“迪斯……我想吐……”一张菠菜色俊脸的美男子不停干呕。

“哇!不要吐我身上。厕所,厕所,哪里有厕所?”

大混乱…


【授权转载】同居日志16(雅典娜中心)

看来能引起高回头率的因素不仅有靓丽出众的外形,更有匪夷所思的行动。

本次混乱之发生地点切换到阿克罗波利斯山门下的广场。造成群魔乱舞之效果的搭档们是圣域经典的两对针尖对麦芒。

米罗VS纱织

迪斯·马斯克VS阿布罗狄

 

幕间休息,交换舞伴。请各位绅士淑女稍等片刻。

 

“一个巴掌拍不响”。老话果然是非常有根据的。

所以米罗一离开,纱织就安静了不止一百个百分点。

事实上,她不再说话,而是转为抬头欣赏卫城宏伟的山门。

“好棒……”女孩无声地自语,一双晴空色的眼珠笼罩在若有若无的光晕中,笑容的涟漪沿着红润的嘴唇扩散到脸孔的每一寸肌肤。纱织的脸上泛起酡红,表情中交织着震撼、狂喜和端庄虔诚,这个时候,她看起来不似智慧的女神雅典娜,反倒与她那位手执葡萄藤的兄弟有几分相仿,仿佛刚刚才痛饮过名为“迷醉”的琼浆玉液。

这一切,都被一直站在她身边,面相阴沉的年轻人收入眼底。迪斯高高的颧骨上掠过几分讶异。

神会为人的造物震撼、倾倒吗?

“我们上去吧,迪斯哥哥。”

“呃……好。等一下,不等米罗他们回来了吗?”

已经跑上台阶的纱织惊奇地回过头来。“你说什么呀迪斯哥哥,不是米罗要我们先上去等他和师父的吗?”

“是吗……对……我想起来了。是这样没错。”

“迪斯哥哥你今天有点儿不对头啊,总是走神,是不是不太舒服?”纱织站的地方比较高,伸出手就可以轻易触到迪斯的额头,于是她就这样做了。“不热啊。”

“干什么?我又没发烧。”迪斯有些不耐烦地拍开她的手。

“可是你脸红了啊。”纱织一针见血地指出。跳跃性思维再次发作,她开始自作主张地胡思乱想,“我知道了,一定是在想你的女朋友对不对?”

“哪、哪儿有的事儿。”

真糟糕,越是想辩解,舌头越是不好使,倒跟被说中心事一样。迪斯面红耳赤,索性甩开眉眼弯弯笑眯眯,一脸“没关系没关系说出来我也不会笑话你”促狭表情的女孩子自顾自往上走,步子迈的又大又快,落在身后的纱织只有一边不停的叫着“等等我”一边奋力猛追的份儿。

 

见鬼了,我脸红个什么劲儿?还走这么快好像逃跑似的,这不是成了傻瓜了吗?

大步流星前进的黑衣男子有些生起自己的气来。

可是,那双眼睛,那双晴空般的眼中流露出的担忧神气,毫不掩饰,毫不做作。

手指柔软的触感还残留在额头。

温暖和温柔,那么的真实……

这一切,真的都只是一场快要落幕的戏剧,一个即将破灭的幻影吗?


【纱织中心】最后的晚餐(44)BY:茶怡

“把你怀里的那个东西放下,我们好好打一架,圣域的教皇,雅典娜麾下最强大的黄金圣斗士之一。”拉达曼提斯伸手指着加隆,摇头晃脑地说。

这个拉达曼提斯嘴真臭,居然把纱织叫做东西。

加隆把纱织放在一小块冰山前。

“这东西不会是你的孩子吧,你们圣域还真是悠闲。”拉达曼提斯看着加隆放下纱织,胡乱调侃。

“总比你这样的好。”加隆打量他一番,语气似乎颇有深意。

拉达曼提斯一愣,神色严肃:“尽管放马过来,你们这些圣斗士在我们眼中不过如同蝼蚁般。”

 

纱织眯着眼睛看着拉达曼提斯,在她所知的另一个平行世界里,他似乎也说过类似的话呢。

她不懂战斗,在旁边不捣乱就看着,好在作为女神,似乎只要会用胜利女神戳人就好。

奈姬,你可是身染无数神祗的血了啊。

纱织这样想着,他们两个的大招正对着碰上了,爆出紫色金色的光芒,加隆被冲到对面去,而拉达曼提斯被冲击波推到纱织身边,他痛苦着捂着胸口抬起脸,咳出一口鲜血,映在冰面上,显得格外触目惊心。

 

拉达曼提斯爬起来,就正对上纱织的笑脸。

黑色的袍服被北冰洋上吹来的风拂起,一同被扬起的还有纱织的长发。

纱织手里拿着长矛,拉达曼提斯的脸色变作青灰色。

他躲闪得相当快,只是被纱织戳到了左臂。

加隆已经一个轻跃近到他身前,拉达曼提斯刚堪堪避过纱织,又一个急翻,躲过加隆。

 

纱织喘口气,发觉长矛变了模样,成了一柄三面锋刃的长枪,每一面上都闪着冰凉如冷月般的寒芒,它的凹槽仿佛只为盛鲜血而存在。

她不太喜欢它这个样子。

但是,无论纱织怎么希望它变为原状,奈姬都不肯再变成长矛或是权杖的形态。

 

那边,拉达曼提斯又险险地从加隆身侧翻过,顺便给了加隆一拳。

纱织突然有些烦躁,加隆在玩,他似乎很高兴能干架。

她扯了一嗓子:“拉达曼提斯,潘多拉喊你回家吃饭了!”

纱织只是无聊喊喊,没想到拉达曼提斯楞了下,他这一没反应过来,就老老实实吃了加隆一记拳头,从半空翻落下来。

 

加隆跟着拉达曼提斯从空中俯冲下来,半空中一个星爆就砸在落到地上的拉达曼提斯身上。

好在,拉达曼提斯的确够强悍,这样还能撑起大半条命逃开加隆的第二次攻击。

“这个小怪物!”拉达曼提斯嘴角渗着几丝血,气喘忽忽,一半是被揍得,一半是被气得,他这样说纱织,语气极是愤怒,虽然这句话本来挺不正经的,经他这么一说倒是侮辱性十足了。

“很奸猾是吧。”加隆得意得很,几乎忘了教皇该有的样子了。

 

拉达曼提斯用手一抹嘴角,狠狠地瞪了纱织几眼:“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这么点大就这么毒,你们圣域不是最讲究正义和光明的吗?”

很不幸,纱织就是圣域的精神领袖,如果她带头这样,拉达曼提斯就别想再有什么幻想中的公平光明了。拉达曼提斯过了这么几年,倒比当年要能装多了,看来潘多拉一直按着自己的美学标准训练手下的冥斗士。

 

拉达曼提斯继续唠叨:“不是说雅典娜最讨厌武器,连兵器都不随便用。”

他打量了纱织半天:“小鬼,我们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纱织指指他身后:“在战斗时别乱说话。”

拉达曼提斯反射性地回头,加隆从他侧后方突入,一下子把他给铲到地上。

 

纱织突然觉得挺对不起拉达曼提斯的。

她提起武器走过去,蹲在他面前:“拉达曼提斯,你的确认识我,你是在冥府饮下了忘川之水吧,所以将我忘了,可是我一直记得你啊,拉达曼提斯。”

加隆狐疑地看纱织。

拉达曼提斯带着些许疑惑看纱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