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雅BINGMUS

欢迎大家关注微博纱织超话,雅典娜超话

【纱织中心】最后的晚餐(46)by:茶怡

更多作品见微博纱织超话


自海底浮现出的巨大漩涡发出强大的引力,加隆一个没注意,纱织被吸过去了。

加隆想补救这个失误,结果只抓住了纱织裹着的教皇袍。

“水太大了!”被漩涡吞没前,纱织声嘶力竭地大吼。

加隆不愧和纱织有纠结多年的交情,立刻追随着她冲了进来。

漩涡不断旋转,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加隆一下子就冲过了头,栽了进去。

纱织欲哭无泪:“我还没进去呢。”因为身体实在小,就像是落叶被龙卷风吹起一般,纱织顺着漩涡的道道转了几圈才悠悠飘了进去。

往下是什么都见不到的黑色。

 

手中的武器脱离纱织的手,黑发长裙的女子周身发出淡淡的荧光,拉住纱织的手,她没有实体,只是看上去像握住一般。

“奈姬,抓紧我啊。”纱织一脸窘态。

奈姬一瞪她,回复成三刃枪的形态,落在纱织手心里,纱织紧紧攥住。

不知道是过了多久。

也许仅仅是一秒,也许已经穿越了数个时空。

纱织来到了亚特兰蒂斯的第二层。

同曾浮现海面之上的最外层一般,只是空旷的广袤,没有生命,没有阳光,没有河流。

 

纱织从地上爬起来,神圣衣落在她身旁,变成一点点大的样子。

因为现在拥有的是六岁的身体,原本的裙装过长,足够塞进两个纱织来。

所以说,如果让纱织选择转生形态的话,她是不太愿意选择娇弱的小姑娘形态的。不过既然神话时代时起,每次转世后都要从婴儿到小姑娘再到慢慢长大,纱织对人体的自然发育规律也无可奈何。

纱织在这片空旷大地上奔跑,到处寻找加隆,他应该和她一起落入此处了才对。

天空逐渐明晰起来,纱织抬头看去,竟看到了最外层的景象,如同镜像般出现在天空上。

撒加他们竟然还没运走波塞冬。

金发的少女呜呜哭着,没人理她。

撒加抱起波塞冬,吩咐苏兰特:“去外面看看。”

苏兰特皱一下眉,还是出去了。

“蒂狄丝,抱着陛下。”他又吩咐,把波塞冬递给蒂狄丝。

看来蒂狄丝也并不怎么弱,至少打包票说她还是能抱得动波塞冬的。

 

纱织这样观测着他们,她感到这感觉真有些诡异。仿佛是操控一切的上位者,窥视着正在发生的一切。那个观剧的魔女大概也是享受着俯视一切的快感吧,所以才会孜孜不倦地观测不同的平行世界发生的事。

“带着陛下回生命之柱吧。”撒加如是吩咐蒂狄丝,“其余诸位,请回去守护各自的海洋。”

神之本原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是不是杀了波塞冬,就能爆出来?不过纱织可做不来这么缺德的事,反正波塞冬伤得不清。

纱织摸摸奈姬,奈姬真是太可靠了。

等众人都走光后,撒加神色颇为冷厉地说:“出来吧,别再躲躲藏藏。”

纱织吓了一跳,以为被他发现她在看着他。

直到另一个蓝发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野中,纱织才松了口气。

看到他,撒加缓缓开口:“你还有脸出现在我面前?”

加隆扬眉:“我并没杀了她。”

纱织干脆坐下来,看着天空。

 

撒加和加隆的区别很明显,纱织觉得这点挺奇怪的,他们为什么稍加掩饰就能那么像对方,或许是他们彼此十分了解,才能模仿得那么像?

“作为女神的圣斗士,让女神受伤,已经是极大的罪过。”撒加的声音很低沉,“明明有更缓和的方法。”

“波塞冬咄咄逼人到那种地步,我等不了,总之雅典娜没有死,反而重创了波塞冬,这有罪吗?”加隆在撒加面前明显不如在其他时候稳重,连语气都变得像以前一样,“总而言之,作为神,任何伤害都是不值一提的吧?”

纱织有些失神,看看已经无法行动的左手,伸出右手按在心脏上,那里仍旧隐隐作痛。

匕首的冰冷,还有那孤单恐惧的感觉,都是纱织曾切身体验到的,那是无法复制的可怖经历。

 

“加隆啊,你还是不坦诚。”撒加的眼睛依旧严肃,但眼神是那样慈爱,“神大概的确是死了千万次也能复生的存在吧,但是如果我知道你不会死去,因此杀了你无数次,你是不是就不会感受到痛苦了?”

“她,她已经原谅我了。”加隆声音微微提高。

“因为知道生命的无限,因而不尊重生命,这就是罪啊。”撒加的声音轻缓,“但是我知道你,是有意这样做的,所谓的冒渎神祗的大罪,就是如此吧。”

加隆猛地抬眼:“不对,我一直跟你说我最讨厌雅典娜,但是,那不是……”他的视线触及撒加的眼神,渐渐止声。

 

“你是认为自己有审判神的权力吗?我知道的,没人比我更了解你,我的同胞啊,你的憎恶如此鲜明,你认定她的罪过,所以要亲自审判神祗。她的罪在于……”

突然天空一片漆黑,纱织正饶有兴致地准备听听自己的罪,一下子什么都看不到了,亚特兰蒂斯难道是这么不稳定的空间吗?

现在的问题是,纱织似乎被关在了亚特兰蒂斯的第二层了呀。

加隆或是撒加,无论她的罪是什么,请千万找到她呀。

不然谁来供加隆审判?


评论(1)

热度(16)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