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雅BINGMUS

欢迎大家关注微博纱织超话,雅典娜超话

【授转】丽莲的故事1

本文沙加和雅典娜已经结婚,丽莲是他们的女儿。

授权转载,作者:未来的小小心愿


这是丽莲降生的第五年。

小小的女孩显得可爱极了。辰巳总说她和母亲纱织小时候几乎是一模一样:同样红扑扑的小脸,带着宝石一般光彩的绿眼睛总让人联想到生机盎然的森林,淡粉色的小嘴像是早春美丽的樱花一般可以让纱织想起在东方初春开放的樱花。只是丽莲唯独没有母亲的紫色头发,对于这一点,她自己也觉得很遗憾。

“我很喜欢妈妈的头发,像是薰衣草花田里的颜色,很漂亮,但是我的头发像爸爸,不是妈妈的颜色。”丽莲抓了抓自己的金发,坐在母亲怀里向她撒娇。小脸一鼓一鼓地,像是一个刻意要显示自己的红润的苹果一样,这让纱织忍不住去用手戳了戳女儿,换来了她哀怨的眼神后,纱织努力忍住自己想笑的冲动,难得正经地教育起了女儿。

“其实像爸爸也没什么不好啊,妈妈最喜欢的就是丽莲的金发了,像是麦穗一样,很有生机啊。”

纱织没说谎,这句话绝不是安慰或者是哄骗孩子所用的。事实上纱织很喜欢丽莲的金发,和她父亲小时候那样,稚嫩之中带着灿烂的色泽,像是太阳的光芒,却又更像临近秋天的饱满麦穗,闪耀之中带有饱满的生机与无限的活力。

“麦子带来丰收,你的头发里藏着生命哟。”纱织这样笑着对丽莲解释,成功换来了丽莲开心的笑容和眼睛里一闪一闪的光芒。丽莲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看了看母亲的笑颜,又看了看房间外面。这里是圣域外的一个小村子,有着大片大片的农田,休假中的妈妈带自己来这里看麦子。金色的阳光照耀着下午的麦田,整个世界都被金黄色所笼罩,风吹过,麦子们此起彼伏地翻腾着,随即低下了谦虚的头,黄澄澄的果实饱满结实。夏秋之际是麦子成熟的季节,也是丰收的季节,更是...丽莲诞生的日子。

“是麦子带来了丽莲,所以丽莲要喜欢自己的头发。不过呢,不管怎么样,妈妈和爸爸都会永远喜欢小丽莲的。”一年之中,丽莲最喜欢的便是八月和九月,她自己就出生在八月下旬,而她的母亲则是在九月的第一天,带着薰衣草的香味,满怀着人类的希望来到这片大地的。麦子带来了丽莲,而薰衣草带来了纱织。

按照原本的计划,沙加先回了他的故乡印度,而纱织带着丽莲在这个村子里面度假一个星期,三天后沙加也会回来,一家三口一起在这里享受丰收的季节。但是辰巳的一个电话破坏了纱织的计划——日本财团那边出了点事情,需要她马上亲自到场解决。无奈之下,纱织只能通过小宇宙让沙加尽早赶来,毕竟她离开后不能让丽莲一个人呆在这里。

“丽莲,接下来的几天妈妈要会日本一趟,不过没关系,爸爸马上就来这儿,你和爸爸呆在这里,好吗?”纱织放下丽莲,温和地揉揉女儿柔软的金发,但是丽莲觉得很不高兴,并非是不喜欢和爸爸在一起,只是对于妈妈这种“不守诺言”的行为表示了不满——明明说好了这几天会陪着她的妈妈却食言了,爸爸代替了妈妈。

“和沙加在一起也不是不可以...可还是希望妈妈能早一点回来啊...”纱织走后,丽莲一个人坐在小屋子里嘀咕,一边撅着小嘴地揪着手中刚采回来的一束麦穗,沙加接到纱织的小宇宙通知之后,急急忙忙地赶到丽莲身边,看到的就是她正一副郁闷样地“摧残”着手里的麦子。

沙加明白丽莲心中在想什么,因此对于她的这种“迁怒”感到十分无奈以及...有点好笑。褪去黄金圣斗士和“最接近神之人”的光环之后,沙加和天下所有的父亲都没什么两样,都对自己年幼的女儿既疼爱又有点不知所措,虽说女儿就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但丽莲并不像普通女孩那样十分亲近自己的父亲,却非常黏纱织,也十分喜欢和卡妙或者是米罗在一起玩,但和沙加在一起的时候却是安静的时间居多,不是和他一起打坐,就是坐在他身边看漫画。和丽莲在一起,沙加总有一种自己不被女儿敬爱的感觉,而且最令沙加头疼的莫过于...

“沙加你来了啊。”丽莲看到父亲,有些闷闷不乐地挥挥手朝他打招呼。丽莲这孩子不知道是受到了谁的影响,从出生以来很少规规矩矩地喊沙加为爸爸,一般都是直呼其名,纱织和他无论怎么纠正,怎么提醒,丽莲从来都没有改过这一点,照样很欢乐地喊他沙加。

“沙加,帮我看看妈妈给我编的发型漂亮吗?”

“沙加,我和你的头发颜色一样诶。”

“沙加就是沙加啊,为什么要改称呼呢?”

“我最喜欢妈妈了!当然,沙加也是很喜欢的!”

一想到丽莲一脸天真地喊着他的名字,沙加虽然脸上没有任何表示,心里却是默默流着血泪...为什么丽莲就是不喜欢喊他爸爸或者父亲呢?纱织和沙加都想不通这个问题。

不过现在,丽莲正在闹脾气当中,小小的眉头拧成一团,嘴巴撅得高高的,鼓着腮帮子,手上一粒一粒地揪着麦子,双脚在床边荡来荡去的。沙加一向不擅长哄她,也不知道怎么让她开心起来,只好坐在她身边,默默地发着呆,和小丽莲一样,热切地盼望纱织能早点归来。沉默笼罩了这一对父女,不大的房间里弥漫着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气氛。

直到...

“沙加,我肚子饿了,想吃面包。”丽莲终于放下了手中的麦子主动向沙加说话。揪麦粒揪了这么久,丽莲不可避免地想到了面包,肚子也开始不争气地叫了起来。“民以食为天”,童虎爷爷的话她一直记得牢牢的。

面包,果酱,和一些新鲜的水果蔬菜做成的沙拉,这是父女两个的晚餐。丽莲丝毫没有在爸爸面前保持淑女样子的想法,小手抓住面包蘸蘸酱就拼命地往嘴巴里塞,小嘴没有一刻停下来。那种腮帮子一动一动地咀嚼方式莫名地让沙加想到了进食时的松鼠。

在解决了食物的问题之后,丽莲高兴地抱着肚子坐在椅子上叫着“饱了饱了~”丝毫没有刚刚的郁闷和不高兴,沙加暗想,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情绪总是来得快去得也快,就是一顿再普通不过的小麦面包蘸草莓果酱,立刻就让丽莲感到了无比的满足。

不过也没什么不好。沙加笑着捏了一下女儿的脸蛋,又起身为女儿准备床铺和书本。他很喜欢这样无拘无束、容易满足的小丽莲,和纱织一样,都是乐观开朗、像风一样自由的性格。

夏天的夜晚来得总是比较迟,尚未过了秋分的白天总是比黑夜要长那么几个小时。丽莲喜欢早睡,但是那也是要在天空彻底变黑之后的事情,而现在,夕阳还未完全西下,原本白色的云朵被太阳红艳的光芒照耀着,折射出五彩的色泽,如血一般鲜红而热烈的残阳的余辉在天边越来越淡,灰蓝色的天空被染上了一层浓烈到化不开的色泽,好似画家手中那经过精心调制过的复数的颜色那般多姿。夕阳将正在田畔边散步的父女两个的影子越拉越长,丽莲的小手牵着沙加的大手,形成了一副温馨至极的图片。小小的女孩一边蹦跳,一边和父亲开心地聊着天,告诉他妈妈今天对自己说的话语。

“沙加,原来我不太喜欢我的头发的,因为它和你一样,不像妈妈。”丽莲踢着路边的小石子,看着灰色的小石头就这么飞向了麦田中之后,丽莲移开了视线,很认真抬头仰望着父亲闭上的双目。

为什么像我就要讨厌啊...沙加在心中默默腹诽一句,但随后他就想起纱织经常和他说的“在小孩子认真地和父母亲谈话的时候,父母亲也要很认真地低下来和他们看着他们的眼睛才对,这样孩子才会觉得自己和父母是平等的,才会愿意和父母说出自己的心里话”这一道理时,他认为自己现在这样似乎不太够让丽莲感到轻松。但考虑到丽莲的身高才到他的腰部,沙加选择了蹲下身来,在确定这样可以与丽莲平视之后,他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很认真地看着丽莲那双与母亲一样的绿色大眼睛。

蔚蓝色的双眸中,倒映的是丽莲认真的模样。

“现在呢,还是不喜欢吗?”沙加有些小心翼翼地问着女儿。看见爸爸难得紧张的样子,丽莲故意摇摇头,想要看看父亲失望的样子,但是没一下子就“扑”的一声笑了出来。

“骗你的!我现在啊,”丽莲伸手抓住父亲的金色长发,又把自己的辫子揪过来和爸爸的头发放在了一起,看着相同的金色,丽莲很开心地笑,像是盛开的花朵一般甜蜜又招人喜欢。

“最喜欢这个和麦穗一样的头发了!”

评论

热度(24)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