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雅BINGMUS

欢迎大家关注微博纱织超话,雅典娜超话

【纱织中心】最后的晚餐(24) BY:茶怡

“起来吧起来吧。”奈姬声音婉转。纱织听着却觉得一阵难受。

“关于上次日本的食人鱼事件,还有一点没有弄清楚。”阿布罗狄对奈姬说,态度很是谦恭。

奈姬轻轻瞥了纱织一眼:“雅典娜大人,回女神殿或是教皇厅吧,要知道走到这里教皇都不会高兴的。再说您现在也帮不上什么忙,不是吗?”

“不要你管。”纱织心里想。

不过纱织还是没继续往下走,奈姬可以和他们讨论任务的事,她却不能参与到他们中间。也许在他们心中,在这里帮助了他们七年的奈姬更像是守护圣域的女神吧。也难怪奈姬看着纱织时带着那副轻佻得意的模样了。

纱织感到心里很不舒服。

但她知道,不舒服又有什么用呢?没人会因为自己的不舒服,就会真正地把她当圣域的女神看待。所有的痛苦只能一个人埋藏在心里。

 

在魔宫玫瑰园里面走了一会儿,索然无味,纱织只好灰溜溜地跑回教皇厅,希望撒加已经去书房工作了,别看到她。

纱织走进去时,撒加的确在工作,只是是在正厅里。

餐桌上的早餐已被收拾一空,桌上摆着两摞厚厚的书本资料,还有一个鸽笼式文件夹,贴满了各种标签。

撒加抬起头对纱织笑笑,继续埋头工作。

 

过了一会儿,撒加拿起手边的水杯,发现纱织眼睛一眨不眨的,还在一直望着他。他终于说话了:“女神,如果有兴趣,就坐过来吧。”

他从墙角拖了一张椅子,示意纱织坐下。

其实,纱织对这些事务处理还是真的很有兴趣。她思想斗争了一会儿,终于扭扭捏捏地坐下来了。

撒加把桌子上的东西指给纱织看:“这边贴着黑色标签的是已完成,贴着白色的是待办事项。这边的资料是过去一个星期的重大事件,你可以看看。”

一个星期内的资料就差不多有二十公分的厚度了,纱织看着厚厚一叠上面标注了各种圈圈画画符号的纯文字记录,拿了小半叠到面前,翻起来。

粗略看完了面前的这一堆,纱织抬头看看墙壁上的挂钟,已经过了一个半小时。大概都是写了各地发生的一些奇怪事件,以及派了哪些人去调查,出现了什么问题云云,这样的事看一两件还可以,看多了真觉得世界一片阴暗,脆弱一点的人大概还会产生各种人格扭曲。因为那些事大都很血腥很暴力很骇人,又与各种阴谋相关,会让人对生活失去希望。

 

纱织推开这些纸张,低头慢慢消化。

撒加笑:“没想到你能看下去。”

纱织反驳:“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们能看的,我自然也能看下去。”

“好啊,教皇厅里这七年的资料也放满了两间屋子了,女神你这么有兴趣,不妨把它们都看完吧。”

纱织转移他的注意力:“这个贴着红色标签的是什么意思?”她指着文件夹上唯一一个深红色标签,上面写有Provence的字样。

撒加笑笑,取下标签下的档案袋:“绝密。”

纱织不禁有些气馁,拿过另一叠文件继续翻看。

撒加把那个档案袋放到未处理的一叠下,继续拿着笔一行一行地看下去。

 

看到一张从报纸上剪下来的报道,醒目的黑体上写着“尼克松流血宫变”,时间是七年前。纱织换到下一张,仍是一张剪下来的报道“奥地利连续死亡疑团”。她摇摇头,隔了几页,又是一张报道“贝尔格家族的没落”。

纱织轻轻倒抽一口气,然后让自己尽量不要大惊小怪。看看日期,是五年前的报道,详尽地描述了这个奥斯陆昔日的名门望族四分五裂的惨状。

撒加拿过她手里的报纸,微微一笑:“拿错了,这都是几年前的东西了。”

他将那一叠资料都收起来,起身,把它们抱回书房。

 

“你还好吗?脸色这么苍白。”撒加重新坐定后问纱织。

她有脸色苍白?纱织连忙掐脸,想掐出几分血色来:“大概是看东西太久,头有些晕吧,呵呵。”干笑得她自己都觉得假。

撒加点点头,继续看文件。

 

纱织走回女神殿,在奈姬的私人冰箱里翻到一瓶水果白兰地,倒了一小杯慢慢喝下去。

对于喝奈姬的东西纱织倒没什么觉悟,奈姬不是说爱她吗!那么奈姬的就是她的!

但是纱织低估了这酒的后劲,因为实在晕乎乎的,她也顺便借用了奈姬的床。

 

那个湖蓝色长发的女子,她比以前要成熟些,却还是紧紧抓住纱织的手。

“雅典娜。”她的水蓝色眼睛里满是雾气地看着纱织。

纱织叹息:“正常的女性没有哪个会容忍爱人心里有了别人,出手吧。”

蓝发女子垂着头,犹犹豫豫地说:“不不不,我不能这样做,我本来就是他的妻子,要保持高贵宽容……出手会被他认为我在嫉妒,他还会喜欢一个嫉妒的女人吗?”

纱织看看天空,说:“随便你好了,你这样胆怯,总有一天,他一定会爱上其他人。男人不都是宙斯那样的吗?”

蓝发女子是雅典娜最珍视的朋友之一,她当然要保护朋友不被别人故意欺侮。朋友不愿意去做,雅典娜就准备去替她做,反正她雅典娜在三界的名声一贯如此,亲近人类,又好胜好战。

因为从小就见赫拉用各种手段对付宙斯的情人,司空见惯的纱织倒不觉得有什么惊奇的。

太阳神的战车碌碌远去。

“那是阿贝尔吧,他这样骄傲,从不和任何一位女神说话呢,你知道她们说他什么吗?”蓝发女子掩嘴轻笑,面上尤带泪痕。

不知为何,纱织感到一阵揪心的痛。

 

钟楼的钟敲到第十二下,纱织也从那混沌的梦里醒来。

那个女神,她该是极熟悉极喜爱的,可是她不愿想起那个女神的名字。

因为以前纱织都是和史昂一起吃饭,所以她想她有必要问问撒加,她该从哪里获取她的午餐。

纱织又走进教皇厅,撒加还是埋首在一堆文件中。

 

纱织问起撒加午餐的事。

撒加的表情就像是说“午餐,这东西有必要吗?”

看来他是不用吃午餐的,纱织郁闷地想。

纱织走回女神殿,翻翻她的冰箱里的东西,空空如也。她只好又去看看奈姬的冰箱里有什么了。

奈姬的冰箱里东西很丰富,看来她生活得相当惬意啊。纱织心酸地想起了自己空荡荡的冰箱,之后破罐破摔地想,奈姬啊,反正你都那么爱我了,我吃点你的东西也没什么吧。

纱织拿出一块圆奶酪,切下四分之一,又拿了半袋圆面包,小半块方火腿,三枚生鸡蛋,一罐蓝莓酱。

因为拿的东西实在太多,纱织拿了个袋子把它们装起来。女神殿没有厨房,她准备借用教皇厅的厨房。

在教皇厅的厨房里看到了土豆,纱织毫不客气地把它们都给蒸了,然后把熟土豆和奶酪,蓝莓酱放一锅里加热了。

在加热的当儿,又把鸡蛋都煎了,切了几片方火腿肉,一层鸡蛋一层肉的铺在碟子里,卖相不错,至于吃起来,就再说吧。

她那一锅杂烩土豆泥也好了,纱织用勺子在锅里和了和,蓝莓酱发挥了很好的效果,闻着很清新很香甜,土豆泥上有奶油纹路,质感相当的好。


评论(2)

热度(21)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