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雅BINGMUS

欢迎大家关注微博纱织超话,雅典娜超话

【纱织中心】最后的晚餐(23) BY:茶怡

“为什么你不过来?”纱织问。

“这取决于你,愿不愿意过来。”撒加说。

“有区别吗?”

“这取决于你,而不是我,我已经说过了。”他有些不耐烦。

他突然问:“谁在这里?”

然后阿布罗狄和迪斯马斯克走了出来:“教皇,突然打扰您,真是抱歉,只是有件急事。”

 

阿布罗狄好像才看到纱织在一旁:“啊,女神,您也在。”

迪斯马斯克在撒加耳边低语了一阵子,撒加似乎不太高兴,两个人急匆匆地走了。

借着月色,纱织得以细细打量阿布罗狄。他比以前还要美丽许多,她本以为少年时的他就是美的极限了。

 

“唉呀,女神。”阿布罗狄还是老样子,有气质的美男子,即便是埋怨也是如此不失风度,“我说您什么好,您以为您还是个孩子吗,这么晚到处跑,就不怕出个意外什么的。”

“因为不是孩子了,所以到处跑也没什么关系吧。”纱织反驳。

阿布罗狄撇嘴,“您穿这么件裙子也不怕受了凉,以后多穿点吧,就算是。我是说,你以后出来,也得多加两件外套,这风这么大。”

“你是比以前更美丽了,话也比以前多了一点。记得你这时候是绝对不会让自己醒着的,早睡早起是你的好习惯。”纱织高兴阿布罗狄还和以前一样。

“别提了,年纪大了,可没什么好事,有时候都忙死了。别看我现在这样,白天你就能看到黑眼圈了。”他不满地说。

“好啦好啦,阿布罗狄,我们都各回各家,好好睡觉。”

 

回到女神殿,奈姬坐在纱织的卧室里,嘴角带着一抹轻佻的笑意,她的黑发散开,披在身上,显得妩媚动人。

纱织看看奈姬,不说话。

“走过来啊。”奈姬语音轻柔。

“不过来,一个两个都叫我走过去。”纱织微微皱眉。

“我与他不同。”奈姬轻咬嘴唇,起身,“我是真正爱着你的。”

 

纱织低头,复又抬头看她,“但是我不懂。为什么要走过去。”

奈姬伸手,轻轻拉起纱织的手,她的另一只手上幻化出一只空空的金色鸟笼:“为了让你,心甘情愿地走进去啊。”

纱织轻轻抬手,抹去奈姬手中的幻影。

她说:“我还是不懂。”

“我们只是想保护你而已。”奈姬轻声说,“只有这一点,我赞同教皇。”

 

纱织挣脱奈姬的手:“那么,我证明给你们看,我会努力做好,而不只是个无用的象征。说到底,只是我不在的期间,失去了大家的信任吧?”

奈姬神色也不见恼,只伸手撩了下耳边的发丝,慢悠悠地说:“你知道便好,的确,你离去多年,他们没有体会到你所尽的女神的责任。”

语毕,她轻轻在纱织面上吻了一下:“晚安。”

纱织拉住奈姬的手:“奈姬,你告诉我,该怎么做吧。”

奈姬看着她一笑,轻轻挣脱她的手:“我不告诉你。”

奈姬住在女神殿的另一边,空置多年的卧室。

也不知道她睡着时是什么样子,她是会变成胜利女神权杖的样子,还是就这样像个少女一样入睡?纱织盖好被子,扭头凝望着入睡的奈姬。

 

梦里是一片石南花。

女子抓住纱织的手,那女子有着湖蓝头发,蓝色眼睛,穿着白色长裙,像朵洁净的勿忘花。

她说:“雅典娜,我只告诉你。”

纱织严肃地点头,看着她激动的蓝眼睛。

“他真是很英俊,不过看着有些吓人呢。我当时拿着一朵水仙花,只是呆呆地看着他,他正从金色的马车上下来,简直比任何一个神都要高贵。”她激动地握紧纱织的手。

纱织端然不动,淡淡地微笑说道:“比阿贝尔还要高贵?”

“那个人真是我见过的最高贵的人了。”女子坚持道“听我说,雅典娜,他从那车上下来,径直走到我面前,我就一直那么傻地看着他。你猜他说什么了,雅典娜,你一定想不出。”

纱织接她的话,说道:“嫁给我?做我的女人?”

女子推了推纱织,但女战神体内神力庞大,女子的手根本推不动纱织。蓝发女子别过脸去,一脸害羞:“雅典娜,你果然是智慧之神,他说‘跟我走’……”

她又捂脸,说不下去了。

纱织摸了摸她柔软的头发:“好嘛,他喜欢你,你又觉得他很漂亮,这不是正好?”

 

石南花像血一样红,纱织抬眼看去,它们把地面映得很红很红,就像流了一地的血。

就像是有人驾着战车从天空匆匆走过时为天空染上的红色,那才是最高贵的光辉呢。

纱织早晨醒了后,精神一直萎靡着。那梦里的蓝发女子该是她的朋友,她的玩伴,她却记不起那女子的名字了。

 

洗漱过后,纱织顶着两个黑眼圈走出卧室。这黑眼圈大概是被艾俄洛斯给传染了,天,她可不想越长越沧桑。

奈姬已经用发网将她一头黑发挽得整整齐齐,她手里拿着一个水杯,正坐在女神殿的正厅里慢悠悠喝水,见到纱织走出来,她微笑:“早。”

纱织晃晃脑袋:“早。”

 

经过教皇厅,撒加手里拿着一杯咖啡,面前摊着一份晨报。

纱织站住了,一双大眼睛就那么望着他。

他抬眼看了看她,复而低头。

纱织只觉心中闷闷地痛。

 

奈姬跟着走进来,正看见撒加认真看报,而纱织正一脸难看的表情。她轻轻笑了:“教皇,早。”

撒加抬头,态度恭敬:“奈姬大人早。是要开始工作了吗?”

奈姬点点头,伸手轻轻挽一挽根本没落下半分发丝的头发。

 

纱织一路跟着奈姬,她没有表示反对。

经过双鱼宫,玫瑰们开得很艳丽,看来阿布罗狄把它们照顾得很好。纱织抬起手,看看手腕上带着的玫瑰手链,过了七年,还是和当初一样。

“你还要戴这种东西?”奈姬语音温和地问纱织,神色中带着一丝得意,“我可是什么都不需要就能通过这里了。阿布罗狄第一次看到我时,就对我佩服得五体投地呢。”

纱织撇嘴:“你本来不就是武器么,会害怕这个嘛。”

“我也是女神啊。”奈姬微笑。

纱织转过头,不去看她。

 

阿布罗狄有低血糖,现在应该在睡觉吧。纱织轻轻地走过双鱼宫,没想到他已经起来了。

“奈姬大人。”阿布罗狄见到走在前面的奈姬,立刻下跪。


————————————————————————————

大家可以猜猜蓝发女子是谁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