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雅BINGMUS

欢迎大家关注微博纱织超话,雅典娜超话

【纱织中心】最后的晚餐(1) BY:茶怡

耶稣与12门徒有最后一次晚餐,而这也许是12黄金的晚餐。

这是一个跨越时间与几个世界的长篇。开头纱织处于一个诡异的状态,甚至不记得自己是谁?不过这都是有原因的。

授权转载,作者的最终定稿版。

男主大概是加隆。


从女孩醒来起已经过了好几天了,那个有着浅绿色头发的人总爱用一种怜悯又慈爱的眼神看着她,然后一边摸着女孩的头发,一边重复着“太可怜了”之类的话。

真弄不懂他明明这么年轻,为什么说话总像是七老八十的老爷爷那样啰嗦。

看他的样子绝对不会超过十八岁,有着垂至腰间的如同最柔绿的青草般的长发,以及充满着慈爱的红色眼眸,却总是一身沉重的黑。黑色的袍服,只有前襟和广袖上有一圈象征性修饰的滚边,却只会更添肃穆。

女孩听说这个人叫史昂,是这个叫做圣域的地方的教皇。

那么她自己是谁?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做了个动作幅度很大的鬼脸。一个六岁的小女孩,她醒来时就是这样。然后她就看见激动的十八岁美少年飞扑到床边,把她按在怀里像揉面团似的揉。

紫色的头发,碧色的眼眸,小小的白裙,这就构成了女孩的样貌。之前的事她真是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史昂的眸色很特殊,剔透的红,但是很美丽。他对紫发女孩说,她只是摔到了脑袋忘记了,他安慰她这没什么。

紫发女孩知道史昂是真心关心她,因他看着她的眼神总是那样慈爱那样温和,如同最温润的泉水,最和暖的阳光。

所以女孩被他搂在怀里快要闷死的时候,来了一句:“你是我爸爸吗?”

不过从他的反应来看应该不是。

 

史昂来看紫发女孩时,身后又总是跟着一个安静沉默的紫发少年,他大概十三,四岁的样子,他和史昂的样貌很有共同点。女孩又怀疑他是史昂的儿子,不过她还是不要问的好。

那个少年不爱说话,只是偶尔用那双温和的眸子看看女孩,不知他到底和她是什么关系?女孩有着和少年一般的紫罗兰色头发,和少年一模一样的眼睛颜色,难道说?

算了,女孩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多想。这里处处透着些许诡异。她居住的宫殿很大,但是只有她一人,宫殿里空空荡荡,不免带着冷意。

 

这宫殿到底有多少间房,多少道走廊,女孩从未数清过,大则大,但这里面几乎没有什么摆设装饰,清冷清冷的石板石床石桌。

她问史昂这里还有没有其他人,史昂说这里住着很多人,但因为她还病着,不会让他们打扰到她。

对了,史昂跟紫发女孩不是住在一处的,他住的地方离她很近,但是装潢可比她的房间要好多了。红地毯,壁画,桌椅什么的一应俱全。

 

女孩的确病得很严重,全身上下都是划伤不说,右手手肘骨折,右腿也行走不便。史昂微笑着说这也是一种试练。

女孩真搞不懂,让她一个六岁的孩子接受这种试练,她是要干什么惊天伟业呢?她,到底是被赋予了怎样的责任啊。

史昂叫女孩“雅典娜”,女孩感到这名字非常熟悉。恩,没错,雅典娜,这就是她的名字。

 

在史昂的骨头汤鱼汤各种滋补下,雅典娜的身体逐渐变好,现在已经可以拄着一根权杖自如行走了!这权杖是黄金做的,精良而霸气,一看就是好东西。

史昂说这是雅典娜的东西,叫做胜利女神,她应当学会如何使用它。雅典娜目前把它当拐杖,其他用途有待她继续开发。

不过它不就是一根权杖吗,为什么叫女神?不过雅典娜喜欢胜利,她也觉得这名字一听就能带来好运。

 

这天,雅典娜正抱着胜利女神权杖慢慢在室内练习走路,史昂穿着黑袍子走了进来。其实教皇的行头还有一个头盔,不过那天他的头盔磕了雅典娜的脑袋,给她额角上留了道伤,他就再也不戴了。

虽说教皇头盔代表地位和荣耀,但是不戴头盔,史昂才能充分展现他相貌上的优势!何况雅典娜也觉得史昂就算不戴头盔就很有王者风范了。

 

他走进女神殿,眨了眨红色眼睛,语调轻快地说道:“雅典娜,今天感觉如何呀?”

虽然他很年轻,但他跟雅典娜说话时,总让她有一种跟老爷爷对话的感觉。这大概是自己的错觉吧,她想。因为史昂看上去真的很年轻很年轻啊。

“还行,史昂,我觉得过一阵子就会完全好了。”雅典娜抱着黄金杖仰头严肃地回答他。

史昂走过来,把雅典娜抱起来:“今天你要见见其他人,虽说之前你也认识他们,不过现在又要重新开始,你要表现得好一点。”

“是必须要搞好关系的人吗?”雅典娜问。

“恩,除了我之外,他们是你最亲近的人,是你忠诚的战士和朋友,你应当和他们互相信任。当然现在跟你说这些话,你可能还是不太懂,但是你一定要学会爱护他们。”史昂摸摸雅典娜的头发,低头看着她说。

 

雅典娜看着史昂的红色眸子,她可不是他想得那么幼稚,要见的是不能得罪的人啊,那她是要好好斟酌一下。
毕竟如果第一次就相处不好,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日子那该怎么办呢?

史昂告诉雅典娜,她所在的女神殿是这个叫做圣域的地方的核心。他抱着她走出女神殿,沿着数百阶台阶往下,一直走到教皇厅,那是他工作和居住的地方。

 

教皇厅里的装饰其实并不奢华,但和雅典娜居住的清一色石头构成的女神殿相比,真是有人情味得多了。大厅里铺着厚厚的大红地毯,墙壁上挂着油画,似乎是讲述希腊诸神的故事,吊顶上是八盏大大的吊灯。

正中高台上设着教皇的宝座。

史昂抱着雅典娜来到宝座前,座下跪着两列年轻的战士,他们披着白色披风,穿着黄金战甲,单膝跪地,似乎等候多时。

 

雅典娜被史昂抱在怀里,她匆匆看了战士们一眼,都是相当年轻的面庞,虽然神态气质各不相同,但眼神中都带着极强的自信和朝气。不错不错,很有生机的样子。

他们分作两列跪着,她很容易数清他们的人数,十个人。

那个见过几次的紫发少年单膝跪在左手第一个,雅典娜喜欢看他温和的眼睛,她对他笑了一下,他也回以一个淡淡的笑容。好淡定的人啊。

 

“女神,他们就是你的八十八位圣斗士中最强的黄金圣斗士,现在你再认识他们一遍吧。”史昂温和又不失严肃地看着他们,很像一个仁慈的长者,虽然他看起来跟他们中最年长的差不多大。

好吧,其实在雅典娜看到其中的某两位后,她觉得史昂的年纪可能还不如他们大。

后来她知道这两位分别是双子座的撒加和射手座的艾俄罗斯。

 

史昂把雅典娜放在教皇宝座上,然后站在她旁边,他说:“这边依次是穆,阿鲁迪巴,撒加。”他突然停顿一下:“迪斯呢?”声音里似乎带了些责问。

“他……似乎仍旧有些愧疚……”撒加抬头说,他的眼神颇有史昂的长者风范,湛蓝,纯澈,还带了些慈爱。

雅典娜毫不避讳地打量着他,他说话时其实没笑,但她就是感觉他是带着让人心安的淡淡笑意。

评论

热度(98)

  1. 共1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